5年8个月后的重逢

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份演唱会报告拖了这么久。虽然已经过了二个多月了,但那天发生的一切仍然历历在目。回来之后工作上各种忙乱,再加上突发的12月又加了一场静冈演唱会,感觉一直没有停下来过。直到现在,才终于能静下心来再次梳理纷乱的思绪,回到那个暖秋的夜晚…………

上篇 – 11月5日 东京 首场

很久之前,就知道ASKA一直在等待缓刑期满的那一天,可以重新站上舞台,真正的回到公众的视野中。早在18年上半年,因为他在blog里透露的各种消息,我就一直在等着他公布复出演唱会的日程,甚至于10月开始都不敢再安排任何旅行,就想等到他复出的日子,亲眼看他重新站上舞台的那一刻。

等完了整个6月,到了7月,继续等待……一直到7月21日凌晨,终于公布了。居然是交响演唱会!真是令人大跌眼镜。如果是普通的乐队插电,只要他那帮老哥们乐手肯跟着他就好,交响乐哎,各地这么多不同的乐队,居然都不介意他刑期尚未满,就同意跟他一起演出,他到底是怎么搞定的??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复出会是交响乐的形式呢,是因为跟Billboard合作,社会反响会比较大吗?我知道他一直都憋着要搞个声势浩大的复出的。后来看他的访谈,才知道,原来在他缓刑期还没满的时候,用他自己名义的演唱会去预约场馆,虽然场馆同意他在缓刑结束后使用,但要求他不能在缓刑结束前进行宣传。演唱会不宣传的话怎么卖票呢?如果要等到期满后再宣传的话,那演唱会就要在半年之后了。这时候他收到Billboard的邀约,如果演唱会用Billboard的名义,而他只是其中的主唱歌手,那么一切都可以正常进行。能够在期满后的第一时间就可以开演唱会,对他来说这真是求之不得。于是复出演唱会就成了交响乐的形式。而对我来说,这一切都不重要,能够看到他重新站上舞台,再一次在我们面前歌唱,这才是最最重要的。

其实我之前也没想到复出演唱会居然直接就会是巡回,还以为会先开一场而已。不过虽然是巡回,对我来说毫不犹豫的首选第一场。我想要见证他的第一声啊!相信像我这样想的歌迷不在少数,而东京国际论坛这个会场不算太大,门票争夺战应该会很激烈吧。所以在会内抽票时,我们3个人做了备份,一共申请了6张,还担心要是这样还是不行的话,准备了12月15日横滨场的第二方案。没想到等到抽签结果公布,居然2场12张全中!@@ 难道他的演唱会真的没人去看了么……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他为了偏袒我们这些等待了他这么久的fellows,把其他合作方的留票都挪了过来,保证会内所有的申请都能100%拿到票。为了这个,他都打算去跟其他合作方谢罪了……我们虽然票多了出来,但为了不辜负他的一番心意,我还是尽可能的为多出来的票找到了其他想要去演唱会的歌迷。

就这样,到了11月5日,这个期盼已久的日子。

演唱会是6点开场,7点开演。可能因为首场的关系,周边提前到下午1点就开始卖了。于是我们上午在银座逛了一下,简单吃了午饭后,1点就准时赶到了会场。

东京国际论坛,这是我第二次来到这里吧。上一次是在2009年12月的昭和圣诞演唱会。已经是9年前的往事,更何况这中间又经历了这么多跌宕起伏,已经感觉像上辈子那么遥远了。上一次印象很深的是,通往会场的路上,有一条很美丽的银杏大道。上次来时正是最佳的季节,而这次还比较早,银杏叶刚刚开始泛黄。看到高楼的玻璃幕墙上映出的蓝天和其他的高楼,不禁想起“东京”的歌词,“像高高的桅杆那样并肩耸立的高楼 映照在旁边高楼的玻璃窗上 我眯起眼睛抬头仰望 响起脚步声走着”。

终于,我又一次为了你,来到这座城市。

走进Hall A,上了自动扶梯后,便是周边的卖场。不过首先吸引我眼球的,当然是旁边那幅巨型的演唱会海报。赶紧买完周边,到海报前各种HC的合影。看起来这应该是每个歌迷必做的功课吧。我之前认识的日本歌迷,经过了那次事件,已经所剩无几,想想还真的是蛮伤感的。这次有联系到其中一个人,跟她见了面,聊了几句之后,因为离演唱会时间还早,我们打算继续去银座看看,就离开了会场。

6点,我们又回到会场附近。在经过Hall E的时候,看到那里排着长长的队伍。我当时就觉得很困惑,难道今天除了他的演唱会,还有其他活动也有这么多人么?Hall A不是最大的么?因为我先要跟其他几个从上海来的歌迷碰头,他们的票都还在我这里,所以也没有去找入场的队伍,就在Hall A的门口等他们。在等待的时候,观众开始入场了。原来刚才看到的长长的队伍就是来看他的演唱会的啊!为了不影响门口的交通,所以排到了离入口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当这长长长长的人流沿着地上有灯光的路一起走过来的时候,好像金光大道一样,还真的蛮有气势的哈。入场前的队伍不知道排到了多长,感觉有好几百米吧,走了十几分钟人才全部走完。

我们因为已经在Hall A的门口,所以也没有再去找队伍末尾,等到人差不多走完后才跟着人群走了进去。感谢48的好运,为我们抽到了第9排正中间的好位子。坐在位子上,看着舞台上整个交响乐团的乐器,他那个熟悉的话筒样子完全没有改变,静静的站在那里,这感觉真的是太久违了!上一次看演唱会是ROCKET TOUR,2013年3月在大阪,整整5年8个月过去了。这其中的经历,真是一言难表。而今天,我终于又来到了演唱会的现场!

7点整,开演的铃声响了。我都不记得他之前哪次演唱会这么准时开始过了,看来Billboard的交响,确实有点不太一样哈。

先是乐队成员和泽近上场,调音之后,藤原上场向大家鞠了个躬,然后转过身去,对着乐队摆开了架势。

此时ASKA还未登台,按上次交响乐演唱会的情况,似乎会由一首序曲开场。随着藤原的手势,音乐缓缓的流淌了出来,而我第一时间就隐隐约约听出了ON YOUR MARK的旋律。顿时张大了嘴,天!居然是这首歌。ON YOUR MARK,那是5年前被取消的CA复出演唱会的标题啊!这是他欠我们的演唱会,这次用这首作为序曲,大概算是一个延续吧。只是他不想一个人来唱这首歌,所以就改编成了纯演奏版(猜想)。听着交响乐团气势恢宏的演奏着ON YOUR MARK,虽然没有歌词,但是我太清楚这是一首代表着重新出发的歌曲。这5年间的点点滴滴从脑海中闪现而过,顿时唏嘘不已。48看到我的样子,马上从包里拿纸巾给我……呃……好吧,我承认,确实一上来我就快绷不住了。

ON YOUR MARK演奏完毕,主角终于登场了。ASKA穿一身宝蓝色的西装,神采奕奕的从舞台左侧走了出来。此时全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实在非同一般,终于、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可以把光芒下的掌声尽情的送给他。(这也是他“それでいいんだ今は”中的歌词“无论是谁 无论是谁都会感到害怕 直到可以听得见光芒下的掌声”,他也一直在等待着走到聚光灯下的这一天吧)

他向观众深深的鞠了一躬,第一首歌开始了。

之前无数次的猜想演唱会的曲目,想来想去觉得范围实在太大,根本无从猜起。他也早就在广播中说过,他会故意选择一些大家都觉得不会改编成交响的曲目。前奏响起时仍然是一脸懵逼的,但当他唱出了第一句,我就被彻底惊到了。“熱風”!!天哪,居然第一首歌是一首这么老的歌。他过去曾说过好几次,1981的热风演唱会是CA演唱会的原点。也许,这一次他重新出发,也想借由这首歌,再次回到原点吧。这首古老的歌,在交响乐的改编下,更显得无比沧桑与波澜壮阔。第一次间奏的时候,大家就忍不住为他鼓掌了。在日本看演唱会,间奏中鼓掌的情况很少遇到。因为他这久违的舞台,大家都无法抑制心中的激动情绪吧。

接着是第二首歌“Man and Woman”。想来这个曲目安排也是蛮有趣的。第一首是CA时代开篇的代表作,第二首是他们分开前最后一张专辑中的主打歌。一头一尾是蕴含着什么样的含义呢?不过其实还蛮意外他一上来就唱了两首CA的作品,一直以为这次演唱会会以ASKA solo的曲目为主的。

下一首歌,节奏一下子轻快了起来。标志性的前奏一出来,就知道是“I’m busy”。这首歌被改编成交响乐也是蛮意外的。更没想到的是,到了高潮部分,藤原居然转过身来,指挥大家拍节奏。啊,原来交响乐也可以拍节奏的吗?既然藤原都来指挥了,当然毋庸置疑,大家都齐刷刷的拍了起来。藤原不停地转来转去,又要指挥乐队,又要指挥观众,还真的是蛮忙的。^^;;; 到了RAP饶舌的部分,ASKA一如既往口齿伶俐啊,哈哈哈。

三首歌唱罢,ASKA要开始说话了。第一句话居然不是“待たせたね”??他在台上用很夸张的动作说了好几句好像很搞笑的话,下面都笑成一片,我又是一脸懵逼。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是在模仿Youtube上一个搞笑明星的说话,这个笑点我就实在是get不到了。后来他在电视节目上接受采访时说,因为大家一上来情绪太高涨了,这样后面会很难进行下去,很难再提到下一个高潮,所以他是想用搞笑的话让大家先乐一乐,这样气氛就缓和下来。他还考虑的真是周到,大概谁也没想到,他时隔5年多的第一次复出演唱会,会用这样的搞笑作为开场白吧。他在之前的访谈中也说,复出演唱会不希望太过伤感或者太过激情,只是像以往一样,淡然的进行。这还真的很符合他一贯的演唱会风格。

然后他继续说,这是时隔5年多再一次站上舞台(热烈掌声)。今天是首场,一直到12月23日的静冈追加公演,希望能像往常一样,大家能一起享受这个共同的空间。

熟悉的前奏响起,肖邦的“雨滴”。“はじまりはいつも雨”这首再经典不过的作品,用的是跟10年前的交响相同的编曲。他刚唱完第一句,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么大路的曲子,在日本居然会引起这样的反应,还真令我感到意外。看来大家真的都是等待得太久太久了。不过好像总体感觉这次交响乐的节奏比上次更慢一些,特别是这样的慢歌,他唱的时候好像多少有点等节奏的感觉。

下一首,“同じ時代を”。这首歌多次在演唱会现场听过之后,令我印象非常的深刻。每一次都会觉得,能够与ASKA行走在同一个时代,真的太幸福了。可是这样的幸福感,曾在4年半前的那一天被无情的击得粉碎。而今天,终于,一切又延续了,能够再一次坐在这里的我,依然感觉如此的幸福,而且失而复得,越发觉得珍贵。歌曲间奏部分,改编得非常有气势,灯光也配合得很炫目。这一刻,真的很感谢我们和他都没有放弃。

下一首的前奏又很熟悉,“迷宮のReplicant”,编曲好像又是和10年前一样的,所以听着感觉非常的熟悉。

接下来又是MC的部分,他说他的solo专辑,之前是7年才出一张,而去年一年就出了2张。最近开始写blog了,以前觉得自己肯定不会用SNS的,没想到开始写之后,觉得真有趣啊,可以直接跟大家的评论进行互动。过分的时候(哈哈哈,他自己也发现用词不合适,然后马上改口),多的时候,一天要写3~4篇。每一篇都是当时最真实的心情,如果写了什么不合适的内容,只要改正就好了。下面有歌迷大声的说什么,估计他在台上根本听不清,不过他都直接说“对!对!对!”,然后紧接着问“啥?”很搞笑。然后又说到之前请歌迷选曲制作精选集,没想到这首歌会入选,他自己也很喜欢这首歌,就是接下来要唱的“しゃぼん”(肥皂泡)

这首歌应该是专辑“Too many people”里我最喜欢的一首歌吧。尤其是看了歌词之后,配合着他从心底里的呐喊,仿佛可以看到他处于逆境中内心的脆弱,所有的无奈,但仍不放弃对未来的期盼,让人感到深深的震撼。当听到“在你的身边有没有歌 是否在闪闪发亮”时,我真的想告诉他,因为他的坚持,所以如今我的身边才能继续有闪闪发亮的音乐陪伴。高潮部分,他唱得如此用力,仿佛是用全身全心在歌唱。

唱完“しゃぼん”,在热烈的掌声中,他鞠躬后居然直接从左侧返回后台了。啥情况?正在疑惑的时候,广播响起,接下来是20分钟休息。咦?这次居然有中场休息。虽然我知道一般交响音乐会的惯例是会有中场休息的,但是10年前那次ASKA的交响乐演唱会并没有,这次因为跟着Billboard所以规矩也改了么。

整个上半场,应该说ASKA的状态不能算最佳,高音部分时常感觉比较吃力,也有些干涩的感觉。可能毕竟隔了这么久没有开演唱会了,还没有完全进入状态吧。但总的来说瑕不掩瑜,他全身心投入的样子,真的和之前的他一模一样,一点都没有改变。

20分钟的休息后,演唱会继续。乐队又进行了一次调音后,这次先出来的不是藤原,而是ASKA。他神兜兜的跑上来,径直跑到了指挥席上,还装模作样的挥了几下指挥棒,引起哄堂大笑。最后藤原也上场了,ASKA介绍了藤原,和今天伴奏的乐队“东京爱乐乐团”。然后他说,这还是他第一次在演唱会中间有休息。他想介绍下面要唱的歌,然后好像很不好意思的欲言又止。还是不说了,直接听吧。

先是一段小提琴的伴奏,然后泽近的钢琴前奏流淌了出来,“FUKUOKA”。这首歌对于ASKA,对于我们来说都有着特别的意义吧。我怎么也忘不了,2年前的圣诞夜,2016年12月24日,正准备要去睡觉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他在blog上发表了新歌。这时离他第二次逮捕后无罪释放不过3天的时间,虽然是被释放了,但我的心里还完全无法释然。天晓得这次他真的是无辜的吗?之前还口口声声说要出新专辑,却又突然被抓了,这个人到底想要怎样??!!可是,可是,原来他要出新专辑真的不只是说说而已啊!这首FUKUOKA,是事件之后,他第一次用音乐再度面向大众。MV非常的简单,只是一些照片的拼接,我们都猜想,这应该是他自己做的吧,因为他身边已经几乎没有staff了。照片中的他,依然那么的帅气。仅仅只有钢琴和吉他的伴奏,和他干净的声音,诉说着对故乡福冈的怀念和感谢。第二天圣诞节,我和小河因为要等人,我们在车里循环播放着这首歌,慢慢的开着车在马路上兜圈,不知道听了多少遍。经历了这么多的跌宕起伏,再一次听到他的歌声,我实在不知道该怎样描述自己的心情。那一刻,我终于真的相信,他会回来的,他真的是在努力的回到他的音乐中,回到我们身边。

现在,这个人就站在我的面前,把麦克风从支架上取了下来,动情的唱着FUKUOKA。我的脑海中一幕幕的浮现出这几年来发生的点点滴滴,不知道在唱起这首歌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又是一幅怎样的画面呢?另外就是,经过20分钟的休息,不知道他在后台干了什么,下半场的他声音状态一下子变得绝佳,高音也是那么的舒展明亮。(这时候还不知道,他居然这一场就把声带给唱伤了,这是后话了)

下一首歌是由他的独白开始的。这是他每月配信的新歌中的一首,“未来の人”。独白中说的内容是:那是他21岁时,从福冈来到东京,东京对他来说就是未来,感到一切都非常的厉害。有一天,他看到雨后的天空,忽然意识到他已经可以很自然的看待这座城市了。那时候,他就想要记住那时候的空气,那时候天空的颜色。人们在说起过去的时候,总是会说,还是以前好啊。但其实,39年前他看到的天空,和如今的天空,一点都没有改变。如果说,现在的天空看起来有些暗淡的话,其实改变了的,是自己的内心。

人们常说“不忘初心”,但在大部分时候不过是说说而已吧。而ASKA,在他身上发生了这么多事,曾到过那样的巅峰,又跌到那样的谷底。说真的,我也不相信他真的还能“不忘初心”。但这二年多以来,我所看到的他对音乐的热诚,我完全相信一点都不输给刚出道那会儿。在独白中所描述的,或许是他对自己的勉励,希望自己能始终保持这样的心态吧。

这首歌原本就是气势比较宏大的,改编成交响乐之后更是显得大气。而此时ASKA的声音完全和交响乐融为了一体。上半场,他没有到最佳状态,有时会感觉伴奏的声音盖过了他的声音;而他一旦恢复了最佳状态,他的声音是完全不输给这60多人的交响乐队的。

下一曲应该是全场最让人感到惊艳的曲目吧。同样是每月配信中的一首,“修羅を行く”。这首歌初听就非常喜欢,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首歌居然也可以改编成交响乐啊!在宏大的管弦乐衬托下,全场艳红的灯光,真的是酷毙了!修罗道代表的就是战斗,这就是如今ASKA自身的写照吧。中段口琴的部分依旧原样呈现,交响乐+口琴,居然一点都不违和,成为了全曲中的点睛桥段。写出这首歌的ASKA是天才,而能把它改编成交响乐的藤原,也是绝对的天才。这天才*2的组合,为我们奉献的这一场演唱会,实在是精彩绝伦!

接下来风格一转,又变成了抒情的曲风,“MIDNIGHT 2 CALL”。后半场上来3首复出后的新歌,然后又回到之前的经典作品。

然后他说了一个搞笑的故事,说他在坐出租车的时候,被司机认了出来,司机忍不住一直回头,跟他确认是不是真的是ASKA。他那天有急事,只想让司机看着前面好好开车。没想到司机跟他确认了之后,更加兴奋,跟他说自己会唱他的歌哦,然后就学司机的样子唱了起来,“追いかけて、追いかけても……”(太阳与尘埃之中)他学司机唱歌的样子也太搞笑了,居然能故意把自己的歌唱成这个样子,也真是服了他!司机唱着唱着,还叫ASKA跟他一起唱,ASKA顿时满头黑线,他怎么在出租车里唱歌啊!ASKA讲起故事来,还是一如既往绘声绘色,台下全部笑翻过去。

后面两首歌是“君が愛を語れ”和“月が近づけば少しはましだろう”,这两首都是演唱会的保留曲目了,上次的交响乐也唱过,不过编曲略有不同。坐在那里静静的听着这曾经听了无数遍的歌曲,此时的感觉仿佛又穿越了,回到了事件之前,那时什么都还没有发生,也是这样坐着听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吼叫。是的,一切都和以前一样,虽然隔了这么久,发生了这么多事,但只要他还在,他的音乐还在,就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过。他真的又回来了,这感觉如此的真实,这不是做梦。

下一首前奏一开始的几个音符,我就仿佛听出了YAH YAH YAH的旋律。啊?不会吧??交响乐也可以唱YAH YAH YAH?!?!而当标志性的前奏一下来,观众席上立刻就沸腾了起来。我想此时所有的人一定都是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吧。大家毫不犹豫的开始拍节奏,气氛一下子拉到了最高潮。可是,可是,为什么我还坐在位子上??此刻不是应该站起来好好地嗨一下吗。回头看看,居然没一个人站起来,唉,好吧,我忍!而随着乐曲进行到高潮部分,我已经忍不住开始在位子上扭来扭去了,最搞笑的是,不光是ASKA,就连藤原都转过身举起拳头YAH YAH YAH。再回头,看到楼上看台和楼下后排都已经有不少人站起来了,可是我在第9排啊,这边周围没一个人站起来,我一个人站起来的话也太突兀了,而且就直接挡到后面的人了。怎么办呢?喂!喂!喂!日本的朋友们你们为什么这么冷静啊,居然都还坐着稳如泰山。此时,48开始怂恿我,叫我站起来。我本来就早已坐不住,又被他扇了风,干脆一咬牙一跺脚,不管了,一个人就一个人!于是在大概半分钟的时间里,我一个人杵在那里跟着节奏嗨了起来。^^;;; 终于,到下一个高潮,内场前几排的也开始有人稀稀拉拉的站了起来,48自己也终于并不牢站起来了(因为他个子太高,站起来更加突兀)。此时,我看到ASKA一耸肩,做了个抬手的小动作,我理解是他也在鼓动大家都站起来呢。终于,全场起立了!又一次,可以把拳头伸过头顶,尽情的跟他一起YAH YAH YAH. 在中段部分,唱到“首にかかった”的时候,因为ASKA唱了原本是C的主音部分,那么原本A的部分就没人唱了。这时,我居然清楚的听见满场都在帮他唱“拳をツンと伸ばして”。天哪,这一刻真的是超级感动。虽然是一个人的YAH YAH YAH,但是不要紧,还有我们fellows在啊!听过了不插电的YAH,big band的YAH,交响乐的YAH,也真的是无憾了。

终于,好好地嗨了一把。唱完后,ASKA让大家坐下,满脸笑容的说了一句“在Billboard的经典交响音乐会上站起来,Billboard会生气的哦”这人,故意的吧,刚才他明明示意大家站起来的啊。此时,全场的掌声,欢呼声已经完全沸腾了,简直快要把屋顶掀翻。ASKA一遍遍的重复着谢谢,不停地90度鞠躬,想来他也一定是感慨万千吧。

然后他说到了关于CA,目前没有复合的计划,但彼此都确认了对CA这个组合的感情,也许未来会有一天两人再走到一起吧。当然,他也还是不忘拿CHAGE开涮了一把。接下来,他说下面要唱的这首歌,是让他第一次感觉到歌曲是自己有生命的,虽然并不是单曲,但深受大家的喜爱,唱卡拉OK的时候,曾经有很多男性在他面前唱过这首歌。这首歌就是,PRIDE。

PRIDE,这是这次演唱会的标题。作为复出的第一次巡回,用这首歌作为标题,一定是意义深刻吧。即使弄坏了内心的钥匙,即使被人嘲笑,也仍有不能放手的东西,那就是PRIDE。随着低沉的大提琴奏出的旋律,泽近标志性的钢琴前奏,拉开了这首歌的序幕。ASKA双手握着话筒支架,一字一句认真的唱着这首延续了30年,仍然经久不衰的作品。这次演唱会令我印象很深的是,他一改以往大部分时间都闭着眼睛唱歌的习惯,这次,他经常是睁开眼睛,认真的看着会场内,看着观众,仿佛想把每一个画面都记到心里那样。

原本以为演唱会的标题是PRIDE,只是出于这首歌词本身的含义。后来看到一个日本歌迷发了他的自传《700番》里的一段,那是在他被逮捕拘留期间,看守和他之间的对话
—————————————–
看守们只要一有时间就会来跟我说话。

「700号,等你复出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去看你的演唱会的。」
「真的吗?」
「真的,请一定要唱『PRIDE』哦!」

只有在谈到音乐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到底是何许人物。在这里,我也得到了音乐的帮助。我永远永远都要感谢音乐。
——————————————–
(摘自《700番》第二卷 – 第4章 急救送医 最后一段
http://www.chageandaska.com/aska/2017/03/10/no700-2-4/

原来,这是他与拘留所看守的约定啊!不知道这位在ASKA最最低落的时候给了他勇气的看守,最后是否真的来到了演唱会现场,但ASKA是真的遵守了这个约定,为他唱了PRIDE。

再次经久不息的掌声,ASKA和藤原退场了。大家不停地继续拍手要安可,没过多久,他们俩又上来了。然后他说,今天唱了YAH YAH YAH,那这首歌就不能不唱了吧!他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他一定是要唱SAY YES了吧。但他还故意搞笑的说,要唱“万里之河”,还装模作样的拍了几下手,然后说“唱完了!”搞笑了半天,最后说,“请大家听SAY YES”

这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Billboard主办的演唱会,他考虑到可能不是铁粉的观众会比较多,所以很多歌都是自己介绍加报歌名,这种情况好像在以往演唱会上不太多见。而且整个选曲也明显偏经典,新歌唱得比较少,应该也是和Billboard有关吧。我整体感觉他是借了Billboard的名义第一时间出来跟大家打了个招呼,对于真正的铁粉来说,重头戏还在头面呢。这不,这次的巡回还没开跑,明年的插电巡回日程都公布了,而且连抽票都申请好了,只等结果公布。

最后一首歌,“今がいちばんいい”,前奏被藤原改编的十分有趣。这首歌一定是ASKA很想在演唱会上唱的,他在很久之前就在blog上说过了。作为结尾曲,既是把演唱会带入的最后的高潮,也是代表了他现在的心情吧,为自己高呼万岁!高潮部分,藤原又开始很忙的转来转去指挥观众拍节奏。

全场结束,ASKA再次向大家道谢,然后认真的说了一句,“谢谢大家为我等待”(待っててくれてどうもありがとう)接着,他和藤原两人搂着肩,到舞台左右侧鞠躬谢幕。我们一直不停不停地拍手,手掌痛到不行还是舍不得停下来。自从ASKA准备要复出以来,已经记不清他说了多少次谢谢,从每一次谢谢中,真的可以感受到他的真心实意,感谢所有人对他的支持。也许他确实没有很正式的向公众谢罪过,但比起所谓的谢罪来,他的谢谢更让人感觉到他的诚意。

演唱会后,我们几个来自上海的歌迷再次到大海报前集合,合影。大家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谢谢你,ASKA,给我们带来了这么美好的时刻。虽然自他复出以来,他无数次的对我们说谢谢。但说真的,我更想感谢他,感谢他没有放弃音乐,没有放弃爱他的歌迷们,感谢他无论在多么困难的情况下都坚持走了下来。因为他的坚持,我们才能拥有失而复得的喜悦,才能有今天这样幸福的时刻。

下篇 – 12月23日 静冈 终场

这次的交响乐演唱会,原本只计划看11月5日的首场。结束后第二天就回国了,开始期待明年的巡回。每天必做的功课是刷他的blog,他基本上是一天不落的在blog上跟我们聊天。每场演唱会结束,他都会发博,对观众的热情表示感谢。通过他的blog,另外也在推特上看到歌迷看了演唱会之后的感想,发现似乎首场之后的场次,他的声音状态都不太好。当时也不知道到底不好到什么程度,只是觉得他这么坦白的在blog里为自己状态不好道歉,似乎跟他以前的风格不太一样(当然,以前他也不写blog,没有这样的渠道)。但我们也没有太把他的声音问题放在心上,以为只是偶然的,下一场应该就好了吧。

12月1日,我跟小河、48聚会。恰好在晚饭时,看到他又写了新的blog,提到那首他的最高杰作。他之前已经好几次在blog上提到了,说自己写了一首自己觉得称得上是最高杰作的作品,但可能不会放在下一张新专辑里,而是会有更重要的场合进行披露。这次,有一个被称为世界三大少年合唱团之一的“巴黎木之十字架少年合唱团”到日本进行演出,恰好他把他的这首杰作改编为用少年合唱团进行伴唱的版本,想要在12月23日静冈的追加公演上进行跨越时空的“奇迹的演出”(我猜想大概是合唱团不会到现场,把伴唱的部分事先录好,在演唱会现场播放录像,而乐队和ASKA本人是现场的演出)。

他说这个演出会收录到演唱会的蓝光里的,叫我们不要勉强去看静冈的演唱会。可是这草就这么生生的种下了呀。其实本来我也没想过要去静冈的,可是跟小河一来二去的一说,又查了一下演唱会门票还在一般发售中,还可以买得到,周日的演唱会,只需要周一请一天假,机票似乎也不贵……这…………内心的草就这么蓬勃生长起来了。

经过不到24小时的纠结,我终于下定了决心,去!3天2夜的行程,真的只是为了一场演唱会。虽然自己都觉得疯狂,但可以在今年之内再见他一次,而且还有新歌,有奇迹的演出,这个诱惑实在是大大滴。小河原本就是蠢蠢欲动,既然我决定去了,那她也就跟我一起同行了。

首先要搞定的是演唱会门票。这还是我第一次通过一般发售买票,在罗森上试了一下购票,没想到居然在付钱之前就可以看到座位号。可是跳出来的居然是5楼……查了一下场馆的座位图,简直就是山顶的最最角落,这位子……这时候才知道,原来歌迷会内真的还是很受优待的,虽然也不一定都有很前面的位子,毕竟僧多粥少,但至少从来不会是这么山顶的。我又开始纠结了,费这么大劲就坐在这么角落里吗,跑这一次是不是值得。不过这次纠结只花了4个小时吧……回想起以前看演唱会的各种经历,在日本看演唱会,买票之前从来都不知道位子在哪里啊。但无论坐在哪里,每次演唱会带来的回忆都是无穷尽的,我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贪心了,能够跟他身处同一个空间,感受现场的温度,这个才是最重要的吧。因为事先知道了位子就犹豫了,那如果不知道呢,也就没什么好纠结了吧。于是,我特意换了一个购票的网站,看不到位置,付好钱之后到演唱会现场取票,一切都等到时候再揭晓吧,只要能去看,就已经够值得激动的了。

很快,一切出行的准备都安排妥当了。到12月15日的横滨场,拿了我们多余的票的小伙伴去了之后,从现场发来的信息,说ASKA的状态真的很糟糕,声音完全发不出来。然后那天他的blog,是凌晨4点多才发的。他说因为发不出声音来,只好用尽全身的力气,实在太累了,晚上9点半到家后躺在沙发上开着电视就睡着了,刚刚才醒过来。他也对他声音的状态感到很不安,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担心会持续很久。两天后的blog,他说终于查出了原因,是因为11月5日首场,大概因为快6年没开演唱会了,声带已经不如之前这么强健,他第一场就把自己声带给搞伤了。其实发现问题之后他也去了好几次医院,但一直都没查出问题来。伤还没养好,又接着唱下一场,然后声带上就长了小结(这是我在网上查到的名字,似乎是歌手和老师之类人群常见的职业病)。这个病需要进行休养才能恢复,而他之后还有福冈和静冈两场,他打算打封闭坚持完这两场之后,接下来再好好进行休养,希望到明年插电巡回的时候,能够完全恢复。

原本心心念念期待着静冈的最终场,突然来了这么个消息。期待的心情一下子变成了担心,他这样还坚持唱真的不要紧吗?说实在的,我情愿他直接把后面两场取消掉,虽然我一切出行的准备都做好了,如果取消的话损失还是蛮大的,但要是唱完这两场,他的伤更严重的话,我还是情愿他取消掉算了……但大概是因为这次是Billboard主办,即使状态不佳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吧。唉,真的不知道他情况到底怎么样了,去看静冈最终场的心情一下子变成了去为他加油,陪他一起共度难关。

祸不单行的是,临出发之前,公司里发生了一些非常棘手的事情。我无数次的想,是不是要取消掉这次的行程。但想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义无反顾的去了。于是,这次原本就非常紧凑的行程,也成为了这么多年来最最勉强的一次日本行。

12月22日,我们晚上飞到名古屋,第二天从名古屋坐新干线去静冈。整个路途,公司里的电话不断,真的是非常的揪心。只希望演唱会时能让我好好安静2个半小时。

这天的演唱会简直早得有点夸张,下午3点开始,不是晚上的演唱会,而是下午……因为我订的票是在入场前半小时可以到窗口取票,我们提前到了会场。东问西问找到了取票的地方,1点半准时取到了票,是4楼的正中间,似乎还算不错,比预想中要好一些。这时候我们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这个不是CA的鼓手今泉正义吗?

我在推特上还结识了一个静冈县的歌迷,我们约好演唱会之前见面的。跟她见了面,是个跟我们差不多年纪的女生,和我以前认识的妈妈级歌迷果然大不一样。我们一边聊着一边开始入场排队了。2点准时入场,我们到了4楼,果然很高,不过视野还算不错。因为会场不是很大,所以感觉也还可以。

3点,演唱会准时开始了。基本的内容都跟第一场差不多,我就不详细说了,只说说和第一场不同的感受吧。当然,整场最在意的就是ASKA的声音到底怎么样了?开始几首似乎还过得去,但越到后面确实越觉得哑得厉害,高音完全发不出来了。就连说话都感觉有些费力。看着他用尽浑身的力气,真的很想跟他一起用力啊。不过演唱会后看推特上歌迷的反应,似乎不像我们感觉这么糟糕?也许跟位子也有关系,楼上的音响似乎是差点。我也不是很确定,但总的来说,这次声带受伤对他的影响还真的是很大的,希望他在这次巡回结束后能好好休养啊,这可是他最最重要的本钱了。

好像从横滨场开始,第三首I’m busy就被砍掉了,不知道为什么。最终场也是没有。而与此相对的,MC的部分长了很多。他几乎是把唱的歌一首一首介绍过来,这在之前的演唱会也是很少见的。印象比较深的,是他介绍“はじまりはいつも雨”。这首歌最初是作为松下台式音响的广告曲。当时,他受到委托作这首广告曲,正好是solo活动的时候,就以solo名义接下来了。广告曲,需要15秒有冲击力的旋律。他说,有些擅长写广告曲的人,可以写出很多这种旋律来,但是对他来说,只写15秒有冲击力的,他实在写不来。于是他自己悄悄的把整首歌都写好了,广告中只取了当中“僕は上手に君を 愛してるかい”开始的那一段。这个广告曲当时也是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的。然后,这首歌首先披露,是在演唱会的现场。他在唱这首歌之前,故意说,大家都听到松下的广告了吧,我只写了15秒,希望有一天能完成整首曲子,请大家期待哦。接下来呢,我要唱一首新歌。就开始了前奏,他开始唱第一段,大家都没有任何反应。然后唱到广告中的那一段“僕は上手に君を 愛してるかい”时,全场一片哗然。这时候,他心里暗自得意的不得了。

还有比较搞笑的是介绍“迷宮のReplicant”,这首歌中段“僕が死んだら もしも死んだら(我要是死了的话,如果死了的话”,后面有一个隐隐约约的声音,听上去像“死ね 死ね(去死吧,去死吧)”之前有一个电视节目里说这个是他的歌里面出现的幽灵的声音,在诅咒他。他在演唱会上笑着说,这个太失礼了!这就是他自己唱的和声啊!他还在台上直接就唱了起来,很好笑(好像唱的是“死んだら”)

说了好久,他退后拿杯子喝了口水。负责灯光的人大概以为他说完了,要开始下一首歌了,就把舞台上灯光调暗了。结果他又跑上来,对着话筒说,喂,我还没说完呢。(捂脸)他的话可真够多的啊。原来,刚才是介绍前面唱的歌,然后还要介绍下面要唱的歌“しゃぼん”。

下半场,介绍FUKUOKA这首歌的时候,他又说到在去年录制“Too many people”这张专辑的时候,因为行规的限制,东京的录音室都不肯借给他用(因为他还在缓刑期间)。正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是他的故乡福冈对他发出了邀请,请他到福冈的录音室进行专辑录音。这首歌就是在那个时候写的。

在介绍“君が愛を語れ”的时候,他又讲到了关于战争的话题。以前他也说过,这首歌创作的背景就是1990海湾战争。我记得很清楚,我第一次看的演唱会,1997年在上海体育馆的ID,在这首歌的前奏部分,大屏幕上播放了一些战争的画面。当时一直都觉得很困惑,为什么会放这些画面呢?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因为这首歌的创作背景。他在MC中说,当时在电视里看到关于这次战争的镜头,才知道真正的战争是什么样的。他的父亲是自卫官,平时的训练都是为了一旦发生战争做准备,但父亲经常说的就是,绝对不能发生战争,无论怎样都不能发生战争。

今天的YAH YAH YAH,终于从一开始就全场起立了。应该是参加过之前场次的观众,知道这首歌是可以站起来的,然后就这么一场场延续了下来。终于不用再硬憋着坐在位子上扭来扭去了。中段部分,仍然是大家一起帮他唱原本A的部分。虽然这首歌音很高,对他那天的嗓子来说实在难度太高了,很多音都没有唱上去,但是全场的一体感还是非常的棒,把气氛掀到了最高潮。

安可时候的MC,他宣布了接下来的计划。现在大家也都知道了,就是他会在2019的新年伊始,1月3日就去台湾,参加一个类似日本红白的节目,要唱3首歌;然后去香港召开亚洲巡回的记者会,并且通过Youtube直播。另外,他打算在2019年的12月31日,举行跨年演出,目前正在争取的场地是福冈巨蛋!(今年的年还没跨呢,他已经在计划明年的跨年了(捂脸)

安可最后的压轴曲,终于是那首他心心念念的最高杰作了。他说他每次写了自己觉得很满意的作品,都很想第一时间给大家听。这次正好碰上了巴黎木之十字架少年合唱团来访日本,为了赶上2月6日的蓝光发行,他们集合进行和声的录制,正好就是在静冈哦。然后进行视频的编辑等等准备工作,终于能赶上了今天进行第一次的现场披露。这首新歌的名字叫做“歌になりたい”(想成为一首歌)

少年合唱团的和声非常的干净、纯洁,大屏幕上播放的录制花絮是一副和谐的画面,交响乐的伴奏和歌曲的旋律也很大气,只是……那天他的声音实在是太勉强了…………而且似乎现场的音响平衡没有调好,和声的声音明显盖过了他的歌声,没怎么听清他到底在唱什么……这么一首最高杰作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做了首次披露,真是太可惜了。这首歌会收录在这次巡回的蓝光碟中,不知道这样子的现场要怎么收录呢……(后来他在blog上说,他也实在不甘心自己的最高杰作这样面世,后来自己在录音室重新录了一遍,蓝光估计会收录录音室版本吧)

终于迎来的最后的落幕。他在声带受伤的情况下,用尽全身力气唱到了最后,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我也总算是松了口气,他接下来终于可以好好休养了。最终场的谢幕谢了很多次,观众一直都在不停地鼓掌,呼唤ASKA,怎么也不愿意离去。想想这次巡回看了第一场和最后一场,也算是有始有终,很难得的体验了。

到底是下午的演唱会,结束后还不到6点。我们约了今天认识的静冈新朋友一起晚饭,为巡回胜利闭幕干杯。晚饭的时候,我们彼此聊着多年来的歌迷体验,真的感慨良多。经历了这么多事,对于所有能够留存下来的歌迷,我都有一种共同劫后余生的感觉,好像是共患难的老朋友一样。自从在推特上和很多日本歌迷交流以来,越来越感觉到,不管在哪个国家,不管身处何方,fellows的心都是一样的。也幸亏有了这么好的群众基础,他才能够顺利复出,再次回到他热爱的舞台上吧。

THE PRIDE交响乐巡回结束了,接下来便是插电巡回,终于可以尽情的嗨了。希望ASKA能好好的把嗓子休养好,我们一起嗨起来吧!

后记:
写完这篇演唱会报告的时候,初日在东京买的fellows tree已经生根发芽,茁壮生长起来了。每次看到这棵树,就感觉对未来充满了希望。(这是演唱会周边之一,ASKA亲自培育过,并极力推荐。卖的时候看起来只是一小段棒槌,插在水里便会慢慢生根发芽,然后种到土里,也许有一天会长成big tree吧?!)



4 篇评论

  1. 有件事一直没机会讲,应该是几年前,正好是事件发生后都认为没机会再复出的那段时间。那年参加Perfume演唱会之之后被几个朋友拉去参加オフ会,有个环节有兴趣的可以交换twi帐号。我那个帐号09年注册后就没换过头像,一直是那个大鸟LOGO,可能是懒,可能是其它…. 对面那日本男人看到我的头像,好像有点吃惊的样子,小声的问了句 恰给艾司饭蛋丝嘎?はい、そうです。他没座声,拿出来手机打开了自己的twi帐号,把简介给我看 CHAGE&ASKA/Perfume/MR.children fan desu! 然后他盯着我,我盯着他,空气像凝固了一样,然后两边都笑了,可能是都没想到这种场合会碰到吧,当时可能多多少少还有种苦笑吧。オフ会结束后,他还拉我二次会。我是没啥酒量的,两杯ハイボール就要不省人事。他是开五金店的,年纪和我差不多。还特地叫店里徒弟开车过来送我回酒店再开回去。希望ASKA状态好的情况下,太太平平再多唱几年,其它也不太奢望了。

  2. 终于又看到Thunder的报告,感觉论坛又和aska一起high起来了……听了福冈场,on your mark的音乐一起,瞬间泪目……,又有了下一次的期待……不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