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番》第二卷 – 第4章 急救送医

<<返回「文档」

译者:thunder
未经译者同意不得转载

医院的熄灯时间是晚上10点,我在午饭后、晚饭后、睡觉前,一天三次坚持走路。走完以后,200次俯卧撑,200次仰卧起坐,中间V字停止3分钟。一天也不间断。加起来算的话,俯卧撑和仰卧起坐一天都是600次。这是我年轻时候做过的锻炼。眼看着体型很快就发生了变化。在我决定进行锻炼的第一天,我心里是有些害怕的。那是我在拘留所里发生的事情。那时候,我也想试着进行一下锻炼,晚饭后就做了俯卧撑。虽然很久没做了,但我觉得做个100次左右应该不在话下吧。到过了60次的时候,我感觉到头颈的肌肉开始膨胀了。就好像水从水管里勉强硬是要通过,把水管撑鼓起来的感觉。那之后很快就开始有头痛的迹象,但我觉得忍耐一下的话应该能坚持到计划的100次吧,于是还是勉强继续下去。一次一次,每一次头痛都更加剧烈。到80次之前实在撑不住了,就趴到了地板上。

我以为这样安静的呆一会儿,很快头痛就能好了吧,但就像一下子跃上了瀑布一样,头痛反而更加剧烈。这感觉跟以前因为头痛难忍被救护车送到医院时的感觉很像。虽然从看守那里拿了头痛药,但我确信那个时候已经没有用了。头痛的话,要在刚刚开始痛的时候就吃药,越早效果越明显。

一旦超过了那条线,药效就低了。我在地板上翻滚着,随着每一次脉搏跳动,疼痛演变成了好像头要裂开那样。

「实在不行了……」

我叫来了看守,拜托他帮我安排救护车。就在那个时候,突然开始呕吐了。看守看到我这个样子,赶紧跑去了。过了15分钟左右,抬着担架的急救员赶了过来。我已经意识不清了。感觉到被抬上担架,一次次在走廊上转弯之后,乘上电梯,最后被抬进了救护车。已经无法正常说话了。

「你叫什么名字?今天是几月几号?」

好不容易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一下子意识就模糊了。急救员给几个医院打电话,那时还没决定接收我的医院。

「急救病人!还有意识,看样子怀疑是蛛网膜下腔出血,请接收!」

过了大约10分钟,医院确定下来了。

「坚持住,现在我们去圣路加医院!」

我记得车子开上了高速公路,司机拿着话筒,让前面行驶的汽车让道。到医院为止一次都没停过,即使红灯也一样通行的吧。疼痛仍然没有减轻。到医院的时候,接收的架势已经摆好了。

「1、2、3!」

我被移动到了医院的担架床上。

「请说你的名字。这是几根手指?」
医生竖起了手指,而我口齿不清。
「以前也这样痛过吗?」
「有过两次。」

我手臂上被插进了针头,头顶上可以看到塑料袋里的透明液体。是在给我打点滴吧。然后又给我吃了药。什么都没关系,只要能把我从这头痛里解放出来的话,即使毒药我也喝下去。然后,他们让我安静的呆着。我在躺着的担架床上,一次次扭曲着身体,试图寻找能让头痛减轻的那个点,然后,又一次意识模糊了。

好像过了两个小时。

睁开眼睛,看守不安地看着我的脸。疼痛缓和了。我向站在旁边的医生道谢。
「谢谢,现在感觉轻松多了。」
「不,还是有蛛网膜下腔出血的怀疑,我现在给你抽取骨髓液检查。请你把背朝向我,身体拱起来。」
「骨髓液?会有危险吗?」
「不要紧的,请交给我。」

医生在我腰附近脊柱突起的地方一节节的数着,然后抽出了骨髓液,放在注射器里。像水一样透明的。然后大概过了20分钟吧,医生回来了。

「太好了,不是蛛网膜下腔出血。」
「是嘛……太好了。」
「现在是你最困难的时期吧,不要输给社会舆论!我在卡拉OK一直唱你的歌,请你一定要复出。我支持你!」

被逮捕之后消沉的我,第一次得到了鼓励,就是来自这个医生。我因为我自己所作的歌得到了鼓励。

看守也是一样的。将近3个小时,一直都陪在我身边。

「我们也会唱你的歌哦。」
不知说什么好了。
「真的太感谢了。不要紧,我好像能自己走了。」
我从担架床上下来,但看守马上向我走过来。
「对不起……」
这样说着,抓住了我的手。我看到了手铐。护士对看守说:
「没关系的吧,你就把他放开吧。」
看守好像有些抱歉的看着护士。
「我们的心情也是一样的,但是这是我们的工作。」
我没有抵抗。然后,当我准备向车子走去的时候,护士拿着一件病号服过来了。
「用这个吧,不清楚外面会发生什么,请从前面穿上。」
她像用衣服盖着我身体那样帮我穿上,在后面打了结。
「谢谢,不能让别人看到我戴着手铐的样子吧。」

她一直目送着我上了车,这个护士的直觉是对的。

我上车的瞬间被一直守着的周刊记者拍到了。如果没有那一件衣服,我令歌迷们悲伤的样子就会被暴露在世间了。

为什么周刊记者会守在那里呢?可能是对监听警察无线通信或者急救无线通信有兴趣的人,听到了急救员在无线通信中的对话,然后联系了周刊记者吧。在照片被公开的那一天,看守对我说:
「真要谢谢那个护士。」

那个时候,我真想从心底里感谢鼓励我的医生和护士。而媒体上,到处都在乱写我是因为觉醒剂的禁断症状被送到了医院。评论家们煞有介事的回答说「这就是典型症状」。真是太乱来了。

看守们都是非常喜爱音乐的。一天一次,只有在吃午饭的时候,他们会放音乐。

「700号,今天放什么好呢?」
「嗯……不要纯乐器的,有歌曲吗?」
「知道了,明天带来。」

看守们只要一有时间就会来跟我说话。

「700号,等你复出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去看你的演唱会的。」
「真的吗?」
「真的,请一定要唱『PRIDE』哦!」

只有在谈到音乐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到底是何许人物。在这里,我也得到了音乐的帮助。我永远永远都要感谢音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