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とぎ話になろうよ

——Made in ASKA ~40年のありったけ 新潟・宇都宮

时间拉回到2018年11月6日,“THE PRIDE”交响演唱会初日第二天,飞机降落后我和T并没着急回家,而是找了个僻静的角落现等一个消息。一个顺理成章但仍希望亲眼确认的消息——“2019 Made in ASKA ~40年のありったけ”巡演的会内抽票当选的通知。他对fellows的优待政策上次的报告里已经说过了,所以这次便不必再大费周折准备什么备选,我跟T,两个人分别顺利拿下了两场各4张名额,总计8张。

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两场巡演间隔不过一个半月,虽然不是第一次参加他的巡回,但是在上一个巡回还没有结束的情况下立即投入到下一个巡回的准备,的的确确,作为我还是头一次。这种情况在90年代CA全盛时期是家常便饭,随便翻到哪一年,光看演唱会日程安排的密度就足够让人乍舌了。后来ASKA说起那段时间,称之为“死ぬほど働いた”,套句现在的时髦说法大概就是“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吧,哈哈哈!如今自然不可与当时相比,虽无缘亲眼见证他站在巅峰时的模样,却实实在在陪他行走在从谷底出发的修罗道上——因为他的复出,我们的日程表便自然而然地随着他的活动不断延伸着……

Band形式的LIVE,光想想那种热烈的气氛,高举着双臂跟着他一起唱唱跳跳就很过瘾不是?所以不论是他还是我们都无比期待的吧,这才是打开ASKA音乐世界的正确方式呀!考虑到时间路线等现实问题,我们放弃了东京大阪那些热门的场次,而是选择了相对冷门的新泻和宇都宫,不知道在那里会有着怎样的奇遇等待着我们。。。。

2019年1月23日,开始出票。当手机上跳出一串座位号时,我想我当时的表情应该是由于太震惊张大了嘴:“啊?!!!!”,至于有没有流出哈喇子就不好说了。“这样真的好么?”T这样说。而我则一直叨叨着:“他太客气!太客气了!”48则很担心的我们的肺,“THE PRIDE”抽到过第4排的他后来可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啊!至于我们么——T(新泻场)第一排右边(后来才知道前面另外还有3排移动座位,因此实际是第4排)。而我,则是包了宇都宫第2排正对舞台中间的4个位子。这不是RP爆炸了是什么?!即便算比较冷门的场次也不至于两个都这么巧,况且我们是分别独立抽票,不可能看得出两者之间存在任何关系。这可怎么办?(捂脸)完了,这种距离,他可就站你跟前唱啊!还不得当场爆血管啊,不死也得疯!话说回来,也不是第一次坐第一排,按理是不至于激动成这样,但是,细想还是很不一样的,上海的演出说白了位子好坏的选择权最终还在自己手里,毕竟花了VIP的票价坐在内场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嘛。可日本却是全场均一票价,究竟是头排还是上山纯粹靠运气。除去那年日本朋友体贴我们远道而来,特意让出过第一排,但毕竟名不正言不顺,那时候坐着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的,这不合规矩。而这次,一切都循着会内的抽票规则按部就班,不论坐在哪里都是他给的。正因为是他给的,所以我们才傻了。

自打2016年夏天ASKA开始通过blog跟fellows互动之后,一应大小事他都喜欢在这个平台上亲自向我们发布,即使后来官方歌迷网站建立,这个习惯也并没有改变。就在大家对这种充满了幸福感的沟通方式渐渐习以为常的时候,今年224这天他突然毫无预警地开了推特账号,简称官推(账号实际是去年年底就注册了的,但真正开始使用是在2月24日,很素晴らしい的日子噢!专挑这么个时间可见某人是有预谋的^_^)。本来开推也没什么稀奇,一般艺人的官推都是由staff管理,发布发布官方消息啥的,但是——这个好像有点不一样!除staff日常经营外,有个人偶尔没事会溜上来调戏一下大家(尤其演唱会期间)。哈哈哈,真的是他本人哦!(他会特别标注)官推的出现让大家鸡冻得不行,各种留言各种@,和他直接对话的距离又一下子被拉近了一大截。这还不止,隔了没多久,大约是为了配合新诗集的出版,推特上又出现了一个诗集的官推,简称:本本(好像一开始是他自己这么自称的)。本本比起官推还要不正经,曾一度让人错觉这个账号是不是他亲自掌管的马甲号,他常常会去抢官推的活,我们都笑是不是同一个staff管两个号,难免会错乱穿错马甲。本本跟歌迷的互动也更主动,经常一早就出现跟大家道早安,有时心情好还会转歌迷的回复^ ^。+上ins不定时发布照片,现在能够直接了解ASKA信息的渠道真的是多了好多,如今的fellows也许真的是有史以来离他最近最近的了。且不论这样究竟是好是坏,但就我们而言,幸福是绝对的。

言归正传,随着巡演的慢慢推进,一场又一场的SOLD OUT产生,他延续着上次巡回的惯例,每场演出前只要有空都会写点什么,报告一声他已经抵达会场马上就要彩排啦等等,而演出结束后不论多晚他都会写博客分享当天的心情,他把会场内歌迷高涨的热情和场内热烈的气氛说成是接力棒,就这样一场一场地传递下去……

一场一场传递的还不只是火热的接力棒,还有モグモグタイム。这个故事说来话又得长了(啊,是不是要说呢,感觉自己跟他一样也越来越罗嗦了呢~~~),要说起这故事又得从去年的交响说起(为什么要说“又”呢?),话说去年交响演唱会上不是设了尿点时间么,啊不,是休息时间,别说我们,这对ASKA本人来说也是头一次。据他说反馈信息是还是不错的,所以这一次バンドツアー他也别出心裁的设了一个“打ち合わせタイム”也就是演出进程的中段也有一个可以让观众休息或者上厕所的时间,区别就在于他和乐队并不退场,只是围坐在舞台中央开小会,究竟开什么小会就没人知道了。虽然新奇但也不算多惊世骇俗的事儿吧,然而,后来突然有一天——是演唱会进行到第4场福冈的时候,那天演出前他发了blog,当天他居然一个人搭大牟田线跑去了太宰府天满宫,参拜完后去吃了梅枝饼,据说还带了一些回去给乐队成员。本来都是很正常的事儿不是?当时我们关注的焦点都集中在他一个人坐电车出游这件事情上。谁都没想到,这事儿就出在了梅枝饼上!当晚就有看福冈场的歌迷在推上爆料,说他在台上吃东西 !有时他嗓子不好,会在台上备维他命小药片润喉用的,这不奇怪啊。但是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在讨论,信息也越来越详细和清晰,汇总分析之后的情况就变成了:他和乐队的成员一起,在开小会的时候凑在一起吃——梅——枝——饼!当众?是的。观众都看着?对的。他本人和乐队一起吃……?!没错。哈哈哈哈……炸锅了!这事儿也就他干得出来吧,演唱会开到一半带着人吃点心!太乱来了!更奇怪的是,居然所有人都愿意配合他。因为梅枝饼是他买的,所以善良的我们还以为这也许只是一个个别事件。然而,完全不是!打从福冈开始,之后的每一场都会找一种当地的特产作为舞台上的小点心和乐队一起吃吃吃。很快,“打ち合わせタイム”就被歌迷们更名为“モグモグタイム”(嚼吧嚼吧时间 ^0^)。因为推上都这么叫开了,以至于后来官方也默认了。唉,试想一下,他人还在台上,当着大伙儿的面吃吃喝喝,你说谁还舍得出去上厕所啊(捂脸)!他这么一搞,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大家对演唱会的关注除了演出本身以及他的状态外,现在又多了一样——今天他吃什么!更有高手列了表格设计了漫画记录每场他吃的东西(除了福冈,后来吃的东西演出后都会公布名称以及哪家店的),还有人开玩笑地给巡演改了个名“ASKA GOURMET TOUR 2019 Eat in ASKA –ご当地名産ありったけ-”。对于后面还没有开始的演出,大家也纷纷大开脑洞猜他可能会吃的名产到底是什么,一时间整个推上热闹坏了。

就是在这样一种既欢乐又期待的过程中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和他分别仅仅3个月后,我们再度出发了!

他在blog中提过,演唱会的场馆预定一般都会提前一年甚至更久(特别是热门场馆),虽说他筹谋已久,但毕竟复出不过短短数月,很多事情还是会稍显匆忙,比如,这次的巡回绝大多数其实都是在工作日举行的,这对于上班族来说多多少少会造成些小麻烦。东京、大阪等大城市一票难求,而那些交通不是那么便利的场次,即使有余票很多人也只好无奈放弃。我们几个人的首场——新潟便是属于后种情况。从地图上来说,新泻靠近日本海一侧,是著名的产粮区,相对交通没有那么的方便,即使是首府新泻市城市的热闹程度也绝比不上首都圈。他说过,新泻对任何歌手来说都是一个挑战,是个冷门中的冷门。当时,T给他留过言,告诉过他我们会去,但不确定他是否还记得。

正因为是在工作日举行的演唱会,根据我们的行程,不得不面对演出当日才抵达的情况。偏偏直飞新泻还是个早班机,早前我就开始担心,我是个可以晚睡但早起不能的体质,否则一整天的精神状态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经验告诉我3月20日对我会是一场硬仗。3点醒,4点起床,5点出门,7点不到我已经身在机场了。整个人神经绷得紧紧的,时刻告诉自己,必须撑住喽,绝不能关键时刻掉链子。所幸一路平安,抵达新泻已是下午时分,在酒店稍事休息后,一行六个人分作两队,LIVE小队计划先去会场踩点兼买周边,另两个人自然就是买买买小队了,至于他们的行程究竟是怎样对于当时满脑子只有ASKA和演唱会的我来说实在是顾不上了。会场距离我们所住的酒店直线距离并不很远,考虑对公交车线路不熟,我们决定先打车过去看看情况再说。约摸也就十多分钟的路程吧。

可能是我们到得有点早,周边贩卖刚刚开始不久,距离正式演出还有两个多小时又是工作日,因此会场别说歌迷,人都很少。都是第一次到这个地方,我们边上台阶边还在研究哪个才是正门,演唱会的ホール在什么位置,周边到底在哪里卖……正商量着,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感应,就像是突然闻见了他的味儿似的,话音刚落,人一站定,一转头——哎?周边不就在哪儿么!我闪着星星眼流着哈喇子什么也顾不上地冲了过去——根本没看到人家贴着纸条:请走正面大门。由于我不管不顾奔着玻璃就去了,急得里面的staff急忙做手势要我停止,唉,大庭广众饥不择食的样子实在太丢人了!歌迷嘛,都是这样的,都是这样的!我很心虚地这样安慰自己。和上次一样,想买的周边心里早就有数了,但我也知道自己,计划向来没有变化快,在样品区前稍微逗留了下,确认了这次的小黑瓶的确没有交响的小白瓶颜值高后,我去到里边周边购买区域,因为人少没有排队,直接开口就“要这个要那个……”烧掉快2万大洋后,我心满意足地抱着一大堆周边去一边收拾。反正来多了,脸皮也厚了,自己开心就好!从那一刻起,那只黑色的印着曾经被我嘲笑像大字报一样毫无设计感的LOGO的布袋子就一直挂在我的左肩上(现在已经成了我的通勤包了,别说,虽然设计得实在太敷衍了,但真心好用!)。

这么早来会场除了买周边,另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他的诗集,暌违35年的新诗集,原定是22号开始售卖,但是他说会先在新泻现场提前开始发卖。但问了才知道,要等进场的时候才开始卖。算算时间还早得很,附近又实在没地方可以逛,我们决定回酒店把东(换)西(身)放(衣)掉(服),若时间还有充裕就去吃点什么再来。回去时选择坐公交,还记得我们来时花费的时间么,就算公交车要停靠上下客多费些时间,可路程就这么点,怎么也……然而,万万没想到,它的行车路线完全是绕着走的,我们几个傻乎乎地被拖拖拉拉了40多分钟才回到原来出发的地方,哭笑不得,这么一来原本富裕出来的时间一下子全都浪费了。吃就免了,赶紧换了衣服二次赶往会场去吧!

这次打车遇到的司机一听我们是去新泻县民会馆,就问我们是不是去看演唱会的,我们说是的,T还特意说是ASKA的演唱会,司机大爷一听显然很意外,连连说那真是好久没见了呢,以前是两个人的现在变一个了……前方连续好几辆出租车不约而同地排着队慢慢驶进会场下的下客区域,车门同时打开,大家心照不宣吧。

第二次跨进会场,感觉已然和刚才完全不同了,人气一下子聚集起来,这才是LIVE应该有的气氛。虽然尚未到入场时间,但大厅里已经有人开始排队,我们也顺势排了进去,贩卖周边的桌子都被撤到了最里面,一开始我还稀里糊涂跟着排队以为是进场,但排着排着发现队伍是沿着卖蓝光和专辑的桌子向前推进的,再伸头往前看,第一张桌子居然就是卖诗集的——桌子不大,整齐码放着他的诗集!很意外并不是他说的金色带子普通版(其实就是浅咖啡色的腰封),而是深蓝色的限定版(是他放错消息了?)。(ASKA曾经特地作过说明,普通版和限定版的区别仅仅只是腰封颜色不一样,其他内容完全相同。HMV和一部分罗森卖的是蓝带限定版,其他书店都是普通版。特别奇怪的是,好像就只有新泻场卖的是蓝色,后面所有现场销售的都是普通版。)顺理成章、水到渠成,轻轻松松买好诗集,然后笃笃定定进入会场。虽然场内光线不是太好,但我还是把诗集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看,好厚一本,不禁苦笑,就我这水平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读完,诗可不比小说啊!正要吐槽怎么那么厚一块砖却连张照片都舍不得放,除了腰封上那么咪咪小一张外,统统都是字!身边的T拿着手机突然说——诗集卖完了!我愣了一下,算算时间最多十分钟,卖完了?!我买的时候明明还有啊!真的假的!运气还真好呢,哈哈。后来ASKA在台上说起才揭开谜底——今天就只带了50本!卧槽!这就不是运气好了,而是运气贼拉好!第一天卖,而且还是比预定发卖日提前2天,而且他只带了50本!那……那我……手里这块砖,应该就是所有fellows里最先入手的那1/50了!哈哈哈哈……谢谢ASKA!我一定会好好读的!

巨大的深灰色幕布将整个舞台遮挡得严严实实,中间在灯光照射下,纯白色的“ASKA CONCERT TOUR 2019 Made in ASKA”显得是那样清晰,真的太近了,仿佛可以感受到它的后面正有一股强大的能量正在蓄势待发。我半仰着头望着那块幕布,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只是有一种令人不由自主轻轻颤抖的情绪正在身体内四处蔓延,只等着大幕拉开的那一刻!

(以下省略演唱会过程9081字)
从ASKA的现场状态以及我们的位置来看,宇都宫都相对更好些,因此整个LIVE的情况报告包括曲目就挪到后面的宇都宫再详述吧。

看完演唱会从新泻县民会馆出来时天色早已黑透,想到那慢吞吞的公交巴士,四个刚刚经历过LIVE洗礼的人正好也是满身的亢奋、热血沸腾,因此不惧天寒决定步行回酒店,顺道找合适的店家祭五脏庙。大家说说笑笑,话题始终没有离开过演唱会,没有离开过他。记得应该是走在哪条河边吧,忽然发现倒映在水中的对岸的灯光以及天上那一轮圆月,这才想起快十五了。空气凌咧、月色皎洁,周围十分安静,看着远处的灯光和水中的倒影,大家忍不住停下脚步忙着拍夜景。一直到T看着我笑,我才意识到好像从会馆出来就一直在哼着歌,是“歌になりたい”的旋律。这首被他誉为足够出单曲分量的“最高杰作”,真的真的真的超级好听。第一次听到是3个月前在静冈的现场,只可惜,那天他的嗓子实在是……再后来就是蓝光版,但比起交响乐童声合唱的版本,我可以很诚实地说——我喜欢这次的LIVE版!他到底什么时候出单曲啊?!

当晚他写了blog我们才知道,LIVE结束后他就赶紧坐新干线回东京了,因为是末班车所以staff给他换衣服的时间只有5分钟。估计他就是回到后台抹把汗换了衣服就走了(算算时间,当时我们好像还在他的海报前各种臭美拍照呢~~~)。这次好多场次都是这样,能当天回的都是当天抵达演出完当天回东京,赶来赶去的确蛮辛苦的。

宇都宫那场在两天以后的周六,因此难得有时间我们可以自由安排行程,该采购的采购,该游玩的游玩,而我和T、48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要在离开新泻前完成。还记得前面说过的那个モグモグタイム吧,在新泻前我们包括推上大家都在猜他到底会吃什么,新泻是产粮区,大米和清酒都很有名,在台上喝酒应该不大可能,要不……吃白米饭团?这倒是可能,只是,真的会这么简单么?总觉得他那么喜欢搞怪的人一定不会那么容易就让我们猜中答案的。果然——新泻的モグモグタイム的主角——塚田牛乳产的牛奶酱!我们的任务便是在离开新泻前买到它。

看完LIVE当天晚上T就去查了这家卖牛奶酱的,发现市区常规卖特产的商店和超市都没得卖。也是奇了,他怎么找到这家的?搜来搜去最后总算找到一家可以买到这种牛奶酱的店子,当打了车特地跑过去一看,傻了!这里真的有卖牛奶酱么?从外表看房子和周围的民居没有什么两样,也没有什么醒目的招牌,但导航说就是这里。拉开有些古老的移门,探头一看,与其说是商店倒不如说是个还没开始营业的饭堂差不多,地上零散堆着好多打包盒之类的东西,可能是那种预约制的餐厅吧,唯独不像售卖商品的。T问清了店员后总算确定,这里确实有我们要的那种牛奶酱,看包装也和网上放出来的图片一样。我们大喜,赶紧计算好需要的数量请店员分别打包。因为保质期特别短,我不敢买太多,只拿了1瓶,回来我就后悔了,虽然意料之中的很甜(他喜欢甜食我知道),但,确实好好吃(这次不算没味觉),口感滑滑的不像果酱那么粘,入口清甜,回味还有一股很香浓的牛奶味,吃完后就一直在想念这个味道,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再买到了。

周五的傍晚我们顺利抵达这次的第二站,枥木县的宇都宫。一个以饺子出名的城市。名副其实,一出宇都宫站眼前所见几乎都是饺子店,一个挨着一个,有一家从我们抵达到离开从早到晚几乎一直在排队,大概就是所谓的网红店吧。当天晚上我们的大餐自然就是饺子宴了,入乡随俗嘛,什么煎饺、蒸饺、水饺、樱花饺……满满一桌主食。顺便猜一下他明天的モグモグタイム,到了宇都宫,如果不是饺子我还真不知道还能有什么了(笑~~~)。

第二天,六人队伍依旧分作2组,一半的人跑去了东京玩去了,我和T、48算是个固定组合,出来多了也不高兴过多折腾这把老骨头,还是就在宇都宫市内转转吧,怎么说这里也算首都圈吧。距离驻地,也就是宇都宫车站不太远的地方有个叫作二荒山神社的地方(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后来一直管那里叫二荒山山神庙,特顺口有没有),大小也算个景点。一大早的,三个老队员就踏着早晨清冷的空气出发了,特地去找一个神社,自然也和那个人有关,好像去年开始吧,他每巡回到一个地方只要有时间都会找个当地的神社参拜,还会求签哦!T一直念着也要去求一个,大概想跟他一样寻一份好运吧。而我则肯定只对各色各样的御守感兴趣,这些年凡是经过的神社、寺庙几乎都有纪念带回来,不知不觉收集成癖,已经存了一盒子了。

穿过红色鸟居,爬上高高的台阶,最高处便是神灵居住的地方。地方不大,人也少,可能还是因为我们到太早了,对面的商场都还没开门。今天的天色阴沉,预报是有雨的,但是我们几个似乎一点不担心,因为有个晴男即将派送。T很走运抽到了大吉,忙不迭地拍照发推,我也选中了一枚精致好看的小御守,付了钱后立即挂在包上(就是那只黑色LIVE周边袋子)。按照日本的规矩找出一枚5円硬币扔进箱子里,然后郑重行礼,祈求今晚的演出一切顺利。

原本以为新泻更靠近日本海一侧,冬天容易闹雪灾,这样的地方应该更冷吧,结果倒不尽然,反倒是更靠近东京的宇都宫更冷——降温了!预报的下雨,结果我抬起手,纷纷扬扬落在深蓝色风衣上的居然是晶莹剔透的小雪花,街上有人打起了伞,拢着领口加快了脚步赶路。我们几个穿得都不厚实,也无意在这样的诡异天气里磨练意志和体魄,商场没开门便找了一家星巴克,来杯热咖啡驱赶一下寒意。当季的樱花纸杯颜值不错哦,原本洗干净了打算带回来的,结果上飞机还在的,下了飞机就没影了,没缘分哪!

忘了是在哪个商场里了,巧遇九州的物产展,只是随便走走逛逛的我们却有意外惊喜。既然是九州那肯定有福冈,说到福冈特产,我保证现在排在我们心中第一位的一定是梅枝饼了。很多年前去福冈看“ROCKET LIVE”那次,我们就特地去过太宰府天满宫,也吃了当地的梅枝饼,虽然那时候就知道这是他爱吃的东西,可也没觉得多特别,这次要不是モグモグタイム,大概也不会又勾起了回忆。物产展上就有卖现做的梅枝饼,我们一人一个,意思意思。一口咬下去,烤得微烫酥脆的糯米皮下包裹着齁甜的红豆馅,我们一边吸着气一边笑日本人怎么那么爱吃这甜得要死的豆沙呢?后来,不知怎么鬼使神差去看了那时候网上放的他的梅枝饼的照片(啊,其实也不能确定是不是他吃的那家),发现和我们今天偶遇的是同一家,至少裹着的那张纸上的店家LOGO是一样的,那真是巧合了!

不得不提的是我寻找诗集普通版的故事,因为实在太搞笑了,感觉就像日剧中才有的镜头。前头说了,大概是因为限定版来得太容易,连老天爷也看不过去吧,过程不够波折似乎就体现不出珍贵的程度。因此决定折腾我一下才算公平。也不知道是还没正式上市还是说新泻和宇都宫都太小了,明明应该更好买的普通版居然连个影儿都没有。附近商圈两三家书店都跑遍了,几乎是挨着架子轮番扫过来,最后倒是让T率先找到了一本,不死心地询问店员,查了记录才知道,这么大个书店就只进了这一本。好吧,因为是T找到的,我不好硬抢,就算是羡慕嫉妒恨也只好先咽下这口气,再接再厉继续找吧。如果在回去前还找不到的话,要么网上订,要么今晚和其他歌迷一起再进行一次PK,要知道后来的所有场次里诗集都是完卖的,而且当时我也并不确定会场内到底会卖哪个版本,说好是普通版的,但我明明入手的是限定版啊,后来我们确信,第一天新泻的发卖,应该是工作人员拿错书了!至于为什么明明一样的书我非要买两本,理由是——我和本本拍了胸脯的,承诺会两本都买的!说话要算话!啊,继续讲故事。兜兜转转,当我从号称东日本最大书店无功而返的时候,剩下的未扫荡区已经不多了,只有最后那家开门最晚的商场的内设书店,而这家商场不久之后就要关张了。试想一下,这样的一家店,会有我要的ASKA的新诗集么?

书店面积不小,还是和T分头去找,我这边地毯式搜寻过了新书和文学类书籍后,一无所获,那头看见T站在不远处不知道在看什么,所以走过去跟和她会合,这时恰好有书店工作人员一路小跑奔过我身边。T告诉我她问了店员,说查了库存也是只有1本诗集,但不知道在哪个架子,已经有人帮她去找了。我这才想起刚才跑过去的那个人,指了指身后问:“就是那个人?!”T点点头。我回头看了看方向,也不知怎么的,就顺着店员跑动的方向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看到前方有一男一女两名店员在最后一个书架上寻找什么,当时脑子里也没想那么多,只是很习惯地随意浏览着身边经过的书架子,结果眼睛忽然一亮,停住了脚步,等定睛看清楚了无误后,我忍不住笑了,是我的就是我的!伸出右手抽出那本夹杂在其他明星书籍中普普通通不起眼的——诗集!几乎就在同时,那个去帮忙找书的小哥哥也回头找了过来,转过来的时候恰好我抽出诗集抱在了怀里——时间就在那一刻停止!(如果是日剧的话)他似乎一眼就看到了我怀中的书,整个人就定格在那里,一副见鬼的模样!我感到好笑,猜他心中此刻正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过吧,哈哈哈,我和T是分开找书,她拜托小哥时我并不在跟前,然而现在我先一步拿走了他要为T寻找的诗集,估计现在脑子正在高速运转想要怎么解决这1本书2位お客様的大难题吧。看到小哥已经窘了的表情,我转回身,举着诗集和不远处看着这一切的T挥了挥手,T也会意打了招呼,再回头看小哥,显然他也明白了我们是一块儿的,顿时松了口气的样子。哈哈哈,可把我乐坏了!是一段特别有意思的插曲,觉得每一本诗集似乎都有寻找自己主人的灵性,是谁的就该由谁去亲自发现。至于为啥那么大的书店只有1本的情况,我们也分析过,觉得毕竟诗集算是很冷门的一类书籍了,一般不会进货太多,只有1本其实也就是样书吧,也遇到过说有需要可以帮我们去订的。不知道经过我们这半天的找书,书店方会不会觉得有点意思,多放两本呢?(笑~~)

诗集买到了,任务也就差不多完成了,看看时间充足,我们回到宇都宫车站解决午餐。顺便和从东京赶回来的小伙伴会合。由于大部分周边我们都已经买过了一遍了,不必再和新泻时一样提前去会场,考虑到宇都宫市文化会馆离住的地方有段距离,T查到就在车站前有巴士直接可以到。不如先去确认下是哪路车,待会儿出发也好更从容一些。宇都宫车站前是一座人行天桥,巴士集散地就在天桥下,我站在天桥楼梯口等还在用手机查路线的T,冷不防一位穿着得体的阿姨(看年纪真的可以叫阿姨的嘛)正要下楼,人已经走下去两级台阶了,突然回身冲我们道:“ASKAさんですか。”我和T都愣了一下,不是没听懂,只是不明白她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因此一时没有人回答。阿姨索性回到天桥上又问了相同的话一遍,这时我才想起来,我从早到晚背着他那只袋子,敢情就是个移动活广告,现在临近LIVE开始的时间,刚才看消息知道某人已经到了宇都宫坐车去会场了,现在陆陆续续有歌迷抵达也是很正常的事。老阿姨看到了我的袋子,自然知道我们也是去看演唱会的歌迷,既然是同好自然天然会有一种亲近感,她大概是从别的城市坐新干线赶过来看演唱会的吧,问我们从这里走路对不对,怕自己走错了,甚至还问我们现在不一起去会场么?我们笑笑,回答说晚些再去。

回到酒店房间,我们尚有1个小时的时间进行休整。

宇都和宫文化会馆,感觉巴士拉了一车子歌迷到这里,下车时原本有些拥挤的车厢几乎都走快走空了。我们好奇地打量着这栋褐色外立面的场馆,选角度拍照,回去做照片书要用。因为实在太喜欢他这次演唱会的周边袋子,感觉一只黑色的会不够,所以尽管一开始嫌弃另一只白色的像米袋子,可最终还是决定补一个。T因为要帮其他人带诗集,所以排进了专卖诗集的队伍里,我伸脖子一看,还真是咖啡色普通版的,其实这里就有卖,何必……但要不是如此,又怎么会有上午那好玩的奇遇呢。

和新泻场我精心打扮自己不同,宇都宫我打算轻装上阵,即使白天又下雪又刮风的,啊对了,说起这个晴男就是晴男,明明下了雪的不是?等到他一来,原本阴沉的天气就有些拨云见日的意思了,神奇吧!找到位子后我开始脱衣服,风衣-薄毛衣-衬衣——最后是这次LIVE的T恤!不管外面怎么寒风刺骨,会场内永远是最热的,所以完全不必担心着凉的问题。坐定之后发现——实在太近了!第2排的正中间啊!有了上一场新泻的经验,对于他哪首歌大概怎么个走位心里都已经基本有数,身体里又开始充满了开场前才特有的紧张感——

还是那面熟悉的巨大幕布,只是这次是正对着“ASKA CONCERT TOUR 2019 Made in ASKA”的字体,微微仰起头看着幕布,感到些微的压迫感,我等待着,耐心的等着音乐的变化。随着入场的观众悉数入座,原本播放的不知道什么的乐曲慢慢开始停止,少许停顿后,耳边终于响起了那个熟悉的旋律,大气而磅礴、悠扬而隽永,是一首很容易令人脑海中浮现画面的乐曲……虽然只有旋律跟和声。我看看身边的T,嗯,第一个听到这段旋律的人应该是她和48,2017年夏天ASKA招募300名歌迷和他一起拍摄“未来の勲章”的MV,他们便是被抽中的幸运儿之一(啊,不要问我那时候在哪里~~~)。作为还未发表的曲目,作为ASKA特地以奥运为主题创作的作品,那天MV的拍摄现场,第一次公开了这首曲子。很多事,是好是坏在取决于你站在怎样的一个角度去看待,ASKA说过如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话,他有自信这首歌能够入选并进入最后的奥运备选曲目里,现在看起来虽然很可惜,但是,如果什么都没有发生,他或许也不会去做这样一首曲子了。作为LIVE的序曲,去现场的各位大家都是很幸运的,ASKA承诺,这首歌他会以另一种方式公开发行的,现在就作为他给我们的糖吧。

1.未来の勲章
在巡演开始前推上曾经做过统计,让大家猜首曲,说实话——范围太大!我们总是习惯将不好的记忆隐藏起来,轻易不去触碰,仿佛这样就可以遗忘痛苦。所以自从“FUKUOKA”开始,偏爱那之后的新歌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但似乎ASKA自己并不希望这样,他一直在强调从未觉得这些年有过任何停顿。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那些歌曲都是他精心创作的作品,都是他的小孩,那是一条完整的历史脉络,并不能人为的去分割开,甚至去否认其中的任何一段。也许这就是为什么LIVE的副标题是“40年のありったけ”吧,啊,这不过是我自己的理解罢了。

无论如何,第一首歌是复出后的新歌我还是很高兴的——“未来の勲章”确实是一首特别适合做首曲的歌。随着大幕缓缓升起,音乐腾的一下响起,一个穿着红色衣服背着闪闪发亮的红色吉他的人调皮地从左侧幕下钻了出来。几乎是同时,现场所有人都齐刷刷站了起来,双手高举过头拍起节奏,LIVE模式正式开启!唱到副歌部分的时候他会随着节奏开始左右摇晃着身体,那把红色的吉他也会跟着他的身体一起一高一低地晃动,在灯光照射下异常闪亮。红色吉他配红西装,比起交响的宝蓝色更多了几分张扬,嗯,帅!

2.One
1997年的初夏,我刚刚跌进他这个坑,不,是刚刚喜欢上一个叫ASKA的歌手。那张名叫《One》的引进版卡带成为了当年我的生日礼物之一。送我礼物的人现在虽然失去了联系,但卡带还在,更重要的是——我还爱着卡带里唱歌的那个人——现在他就在我跟前!“One”延续了的“勋章”那种欢快跳跃的节奏,又自带了一股记忆中熟悉的味道,“あんなに好きだった 君なのに あんなに好きだった 君なのに”,忍不住和他一起唱。

3.明け方の君
还以为会是《君の知らない君の歌》里的版本,没想到掌声一落音乐刚刚缓缓响起,ASKA率先唱出“君は 心で 君は 遠くで 綺麗な人で”注意空格部分,因为空格处就是西司和藤田小姐姐的和声,每段和声结束ASKA的右手都会做一个收声的动作,就好像在指挥声部一样,最后一句“綺麗な人で”是三人一起的声部叠加,虽然只是很短的一个引子,但是真的真的超好听!这句唱完一个停顿,紧接着ASKA对着话筒说出了那句标志的“待たせたね”——轰的一下,歌迷就像被点了一样欢呼起来!要知道为了他的这句话,我们等了整整6年,在去年的交响上他都没有说。现在是真正属于他自己的LIVE,他终于可以堂堂地说出最想和我们说的话,也是我们心中最期待的一句话。

三首暖场完毕,他要跟我们先叨叨几句。新泻的时候他问我们去年的交响有看没有?下面当然大声回答有啊!他笑了,又问去哪看的(因为交响演唱会没有新泻场),然后下面有叫东京的,还有叫横滨、仙台等等。在宇都宫他提到了那首作为序曲的为奥林匹克写的曲子。这段MC时间不长,当然,我翻译在线的时间更短,经常接触不良会断信号,所以抱歉,想知道后面MC他到底说什么的请看T的报告,啊,如果她写的话。

4.Cry
这首歌被他选进了自己选曲的《Made in ASKA》精选里,他在广播节目里说过,那时候让歌迷给精选集选曲的时候99首曲目的清单里并没有这首“Cry”,虽然像“My Game”上也唱过,但是之前的专辑里都没收录过,属于没有名分的那种。但很意外的是,最后投票这首没被列入候选清单的歌却得到了很多歌迷的亲睐。于是他在自己的精选里重新录音了第一个CD版本,也算皆大欢喜了。但作为一个能随时秒杀自己的歌手(别人更是随便杀),ASKA的现场版无论如何是最值得期待的。比起那些一出生就被关进了小黑屋N年不见天日完全不被想起来的小朋友,这位小朋友运气算很好的了。

5.Girl
哎哟,又是一个超熟悉的前奏。这首无须多说了吧,除了ASKA的演唱,古川的吉他和木村的小提琴都足够成为亮点。话说,这次木村除了传统小提琴外还多了一把蓝色的电小提琴,一开始的“勋章”就已经展露出那夺人听觉的强劲穿透力了,没想到后面还有更震撼的体验。

6.憲兵も王様も居ない城
基本上可以这么说,CA+ASKA的歌全部算一这块儿,这首,都绝对能排进“我最爱的リスト”前三!就是这么个地位!所以那时候我死乞白列非要亲自把这首歌翻译出来不可。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首歌一直被我循环播放,直到完全能背下来就等着在现场和他一起唱“トランプで組み立てた お飾りのような城を出る 憲兵も王様も居ない城”。这首歌是他写给CA的,也是他为数不多把“人生”二字写进歌词里的歌,对他来说应该意义也是不同寻常的。喜欢一开始充满节奏感的引子,每次在路上听到,感觉连自己的脚步都会随着一起轻快起来;喜欢他在“ひまわり”和“遺書なら”两段突然的原地爆发,尽管真的很难唱,就算是他也未必能保证每次都能飚上去,但他就是有本事越难唱的越唱得好听,并且,只有他唱才好听;喜欢他在唱到“1、2の3で飛び乗るか 1,2の3ハイで乗るか”时肩膀“嗖的”往上一抬,就像被什么拎了一下的感觉,直到现在只要闭上眼睛听到这段就会在脑海中出现那个画面;喜欢他在“na na na……”伴唱和声的间奏时突然毫无预警地插进一段“恋人はワイン色”的歌词,而且毫无违和感,仿佛原本就是这么唱的一样……他花心思处处给足了小惊喜,怎么能让我不爱。等LIVE CD出来,这首歌怕是又要单曲循环好久好久了……谢谢ASKA,唱了这首歌,没给关小黑屋里去(捂脸),太谢谢了!

接着是MC,从一开始就一直站着嗨,到现在已经6首歌过去,他开口让我们坐下了。因为时间长了,2场MC的部分我都有些混乱了,这段他说啥来着?

7.Man&Woman
我想这首大概是他很喜欢的一首歌,上次交响刚唱过这次又入选了。是CA的曲子,但是现在他一个人也挺好的,真的,我觉得挺好的。日本的歌迷对于CA复合的愿望一直很高,也许他们大多经历过CA最巅峰的时期,对那时的两人有一种更深刻的执念吧。倒是我这样的,无缘亲眼见证他站在最顶峰的时期,却实实在在看到他跌落最低谷的样子,看着他一点一点爬起来,走出去……总开玩笑说自己大概就是专门被派来陪他历劫的,守护着他在逆风中站直身体,张开翅膀,飞向天空……

8. めぐり逢い
《君の知らない君の歌》的版本。这首歌好像泽近是有和声的吧,好像是吧。因为很早就改编了版本,所以也不用纠结到底后面是唱他的部分还是原先C的部分。很喜欢结尾的处理,他的歌里极少出现假声,这首的尾声有一点点。

9. Moon Light Blues
细节部分他作了处理,听起来有点爵士小资,木村的小提琴给这首歌增添了几分キラキラ的小小的华丽感。后来的MC里他特地说了有关这首歌的小故事,他说最初用吉他作曲,后来用键盘作曲,改变作曲方式后写的第一首歌就是这首“Moon Light Blues”。还说这首的曲子跟那时候一首啥来着“蒙娜丽莎”?的旋律很像啥啥啥(在新泻说的),还分别哼了这两段相似的部分。关于他作曲,他说那时候刚开始学,只会两个和弦就用两个和弦作,会三个就用三个……这故事他都说过好几遍啦!其实吧,他好多故事都是翻来覆去说过N遍的了,但每次他只要说,我就愿意听,反正就当听力训练也好啊(他亲自培训,岂有不珍惜之理),再说总也有第一次听他讲故事的观众。但我真的很佩服他,即便是炒冷饭,一连那么多场,那么多年一如既往地炒,每回他都能像第一次炒一样保持高度的情绪和感染力,佩服!

10. はじまりはいつも雨
“下雨”,(大概每篇报告里都必定要写一遍吧~~~),头疼啊,怎么才能写出新意来。我真没他那样炒冷饭的本事啊!

11. いろんな人が歌ってきたように
这也是个命有点苦的小朋友,出生后大概就被带出来过1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其实“ROCKET”那时候他的嗓子已经完全恢复了,状态也相对稳定,我记得那时的现场这首歌他的声音清亮清亮的极具穿透力。只是可惜吧,没能继续下去。不过还好,穿过黑暗的隧道,总能见到阳光的。这首歌的灯光必须要说一说,印象中应该是有三束追光从三个方向打到他身上,其中一束是从上方几乎垂直直射的。在一片白闪闪的灯光中,他一身红色(有的部位已经汗湿了,是暗的),笔挺地立在舞台中央,当时在我的眼中、我的心中,那时的他——就是神様!超神圣的。

又是MC?看他说着说着下面就开始笑了,然后看到他把话筒从架子上拿了下来,还跟我们说不用理他们,想去厕所的人现在可以去了,我这才反应过来——传说中的モグモグタイム!!!哈哈哈,跟所有人一样我坐在位子上伸长了脖子去看台上,在宇都宫的时候坐得近啊,但近也有近的坏处,他完全背对观众,腰部以下就完全被前面的モニタ给挡住了,倒是前一场的新泻比较偏一点反而还能看到一些:他是一屁股就坐地下了,staff垫子都还没来得及拿上来,坐下后他才调整双腿的位置,总觉得他挺别扭的样子,有一回还差点踢到身边的木村。其他乐队成员按次序围成一个圈,坐定后有staff在观众一致的“哎~~~”声中把吃的端上来了。他再三强调让我们别理他们,但是他又全程把话筒拿在手里,戚戚搓搓讲话声音下面都能听到,但又不是非常清楚,一边笑一边又好奇他到底吃什么东西。新泻的牛奶酱确实有点让人意外,宇都宫就比较没悬念了——饺子!一家名叫“めんめん”的中华料理店的饺子,还特地说了不是卷心菜的,是白菜馅儿的。大概怕打翻(主要是怕某人打翻),所以没有配任何酱料,忘了是哪场他就把茶打翻了,自己拿了毛巾去把地擦干净,我还遗憾说没看到,结果他真客气,在新泻又照样翻了一次(笑出眼泪),他毛手毛脚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呀!因为饺子或多或少会有点味道,他毫不介意他们上面吃着后头上千人干看着,还伙同乐队一起用手把味道扇到台下去,太过分了,我们还饿着呢!(到散场的时候真的是快饿疯了~~~)モグモグタイム大约十来分钟,其实就一、两口的东西,他就是太会玩儿了。爬起来后他拉拉身上的衣服(在新泻的时候大概坐下去的时候太猛了,起来后就一直在拉裤子,他还好意思说自己瘦了。吃完喝完马上进入乐队介绍,别的不多说,在宇都宫场介绍到鼓手菅沼孝三的时候,他忽然说:“从前啊有个叫CHAGE&ASKA组合……”下面立即就开始疯叫了,他还装模作样问:“知道?”下面大声回答“知道!”“喜欢么?”“喜——欢!”他乐了!众所周知,手数王菅沼孝三参加过CA全盛时期的巡演,几乎是他们最辉煌时候的见证,所以这次由他担任鼓手大家也都挺意外,甚至是惊喜。因此,还特意安排了一小段鼓王的现场表演。鼓王的现场炫技当然精彩,但是我的视线也从来没离开过他,这时候的他躲在灯光暗处的木村旁边,背对我们也在很认真地看菅沼的表演。

12. FUKUOKA
新泻的时候,位子偏舞台的右侧。大概因为慢歌的关系吧,ASKA把话筒拿在手里(胸口),开始边唱边在舞台边上游走,先去的就是右边,也就是他的左手边。我看着他一步一步地朝这边走过来,然后在几乎正对我们的方向突然站住了——我所见到的画面就是:他静静站在我面前,真的真的整张脸,每个表情,嘴巴的一张一合都看得清清楚楚……我几乎是摒着呼吸在听他唱,生怕动静大了会影响他……一小段后他慢慢转身,又晃到另一边去了。宇都宫时,位子在正中间,我也知道了他的走位,眼睛盯着他从右边慢慢的一步三晃地走到中间,然后继续摇摇晃晃往左边走去……他走的地方是介于モニタ和舞台边缘中间那段地带,大概1米左右宽吧,算很边上了,而且没有任何栏挡。在这么个地方好好走绝对没问题,问题就在于他一边唱还一边不好好走,一摇三晃走一字,结果——就在刚过中心线还没走到既定位置的时候,我是感觉他好像被自己的脚给绊了一下,可能是整个人重心偏了,差一点就……亏得这个人运动神经了得,调整得非常隐蔽,在完全听不出他唱歌有任何气息波动的情况下,及时收了力稳定住脚步,站住了!我估计他自己也是被吓得不轻,所以即使在站住之后也没有再继续往前走,而是就原地唱完这段就回舞台中间了。事后我和T他们说起这个插曲,他们都说不是,说感觉他应该是故意搞怪吧。奇怪,就我一个认为他是真的差点摔到台下么?后来还是本人自己说出来了,当时是真的被绊到了,他自己包括staff都被吓了一跳。还好还好,差点就闯祸了!他还很赖皮的说,如果当时有人看到这个细节的话,就请当没看到吧。哈哈哈哈,好吧,我就当没看到!没看到哦,以上都是骗人的!

13. LOVE SONG
《12》的版本,音乐一起就像吹响号角——呼啦一下全体起立,准备好巴掌。大家心里有数,接下来就不会再有坐下的机会了。这首歌琅琅上口,是可以和他一起从头唱到底的。

14.リハーサル
哇哦!《Too Many People》里最喜欢的一首歌,很合我口味的稍微偏重一些的编曲,感觉每一个字都像被他咬碎了后再唱出来的样子。就是喜欢边弹着吉他边唱着这样的歌的ASKA。那句好听到我怎么也念不清楚的“時は流れ流れてゆく”(笑死~~~),实在是好奇死了他怎么写出这样的旋律来的?他不止一次说过对他来说写曲要比写词容易得多,写词的时候他必须要保持安静,一个人专注地在那里创作,但是写曲的话好像不管哪里都写得出来,即便是在自己死前一天还能作曲(他真的这么说的!)。喜欢他最后那句词“今日も進ませて行く 声のつづく限り 抱えたギターを鳴らして(只要声音还在延续 今天就继续前进 弹响怀中的吉他)”,他真的就是这样怀抱着吉他每天前进着,终于走回到了我们的面前。歌曲的尾声,当ASKA的声音慢慢停下后,奇怪还有另一个之前一直藏在他的歌声后的声音突然用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方式夺走了所有人的耳朵——木村那把闪着好看幽幽蓝光的电小提琴开始了solo表演,连ASKA都特意退开几步,让出C位。说实话,现场那声音的确满震撼的,木村拉着小提琴走到了台前蹲下,所有的灯光都聚焦到她和她的小提琴上,会场内每一寸空间里都被那高亢尖锐的音色给灌满了,直震得人耳膜嗡嗡。(新泻场子小,可能音响效果也有点限制,最后琴音越来越高,感觉都有些爆音了。宇都宫也有类似的情况,不过总体要好些。)这首歌的主灯光很少见的居然是绿色的,他穿着红色的西装(这时候早就已经全部被汗湿了)在绿色的灯光里,居然超级好看——眼睛、耳朵统统都不够用了要!

15.と、いう話さ
和上一曲 “リハーサル”一起,求成为固定搭配吧!(就像“晴天”和“月亮”那样的)这两首连在一起实在太过瘾了有木有?说实话,我们是听得一本满足,估计他累得够呛,这两首几乎都是特花力气的,而且,仅仅还只是开始。中段他和古川、铃川他们一起抱着吉他围在一起,就像MV里那样。和以前不同的是这次好像都给了乐队很大的自由空间,除了solo的表演,还会配合着歌曲有些走位的变化。包括两位伴唱也是。

16. 晴天を誉めるなら夕暮れを待て
说晴天,晴天就到!和“下雨”一样,都是不可能进入我的リスト的名曲,但是,没有也是绝对不行的,那是他的标志呀!拍手已经达到了高潮。

17. ロケットの樹の下で
总算能稍微喘口气了,手真的很疼好不好!尤其在知道下一首是什么歌之后(尽管在现场我根本不可能想得起来下一首会是啥)。这首歌,挺有趣的,我总能遇到不同寻常的状况,2007年“alive”,这首歌我和T两个人是在侧幕后边听的,相当特别的一个视角,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后来2010年我第一次去日本看演唱会,“10 days”,坐在第一排,偏偏那天他好像是忘了接下来要唱哪首了,抱着吉他呆在那里想曲目,最后还是泽近用钢琴提醒他才接了上去,所以现场发挥了一个和别的场次不一样的“火箭树”。今天倒没什么特别状况,中规中矩,第一段几乎是清唱,他的声音平静而温暖,稳稳地积蓄着某种强大的能量,直到最后用力地唱出“ここは途中だ 景色は変わる ここは途中だ 旅の何処かだ ひとつだけ多くても ひとつ何か足りなくても 終わるもんじゃない”。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个solo标准版,他的声音有魔力,几乎就忘了这首原先是CA的。

18. 今がいちばんいい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就确信,它天生就是为LIVE而生。上次的交响都已经嗨成那样了,这次的LIVE……那节奏和旋律光脑补就已经超级过瘾是不是!果然从引子开始,就像坐上了超高速的过山车,大家绑好安全带,预备——出发!(新泻的开始特别好玩,明明灯光还没亮的时候我有看到他的身影的,结果音乐一起灯一亮,他人——呢?!急忙乱找,发现他跑到了伴唱那里,他站第一个,后面依次是藤田和西司——表演千手观音!虽然可能是临时想到即兴的,宇都宫就没有这么玩,但是后来的武道馆有,收进蓝光里了,太逗了!)哎,怎么说呢,活了几十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混迹在一帮日本人中间,和他们一起高举双手大喊“万歳”!(捂脸)那个藤田小姐姐从“ROCKET LIVE”开始感觉就很会带领歌迷做体操,这次也是,在她的带领下,大家举起右手,no no不是像“yah yah yah”那样握拳,而是伸出食指,向着空中用力点去!上千人一起做,ASKA兴起的时候也会跟着歌迷一起做,超壮观有没有?不知道还以为是某种狂热的宗教仪式。

相比之下他的状态宇都宫比新泻好,更放得开,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天歌迷的情绪也感染了他(第一排中间有仨大汉,跳得那叫一个欢),他后来居然拿着话筒跑到台前,就冲着中间那堆人(哈哈哈,很幸运的是我们就在那堆人里)一边笑一边唱,激动得大家大声尖叫!情绪到达顶点时他还破天荒地把话筒伸向了我们——大家兴奋地几乎是用尽全力喊出“ずっと!”当晚的blog里他也提到了那是他第一次把话筒给观众,听到了歌迷的歌声。哎哟,真是太荣幸了!

19.おとぎ話になろうよ(散文诗)
没想到high到顶点之后瞬间进入一段静谧时间,感觉就像换了个时空一样。这首诗被收录在新诗集中,全文比现场他念的要长(他念的这段T翻译过了,有兴趣自己去看吧)。大家静静地站着,看着他站在话筒前念诗,感受着他心灵深处的语言,继而产生共鸣……最让我们感动的或者说他最哄人的一句就是“最高じゃないか みんなで みんなでおとぎ話になろうよ”,和他一起成为童话,这应该是每一个fellows最开心的事吧。

20. 歌になりたい
唉,真是打心眼里爱死这个版本了,他自己都说了简直可以出单曲了!好多歌迷都在幸福得伤脑筋,副歌部分用和声来主唱,到时去卡拉OK到底是应该唱和声部分还是他的部分啊?没听过的人要是还没概念的话,想想“no no dirlin’”。在新泻的时候就被他给惊艳到了,到了宇都宫,心里清楚,听到这首基本已经差不多了……心里那叫一个舍不得啊~~~禁不住鼻子就酸了,看着站在舞台中央的他,他张开双臂仿佛在拥抱全场,真的真的希望,时间就在这一刻停止吧,请停止吧……

直到现在,脑内BGM仍然时常滚动着这个旋律,没歌词又怎么样?没有正式发行过又怎么样?从他在blog上说他写了一首“最高杰作”开始,这首歌就始终伴着我们,这半年来,他和他的音乐一直都在我们身边,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么?

ASKA笑着说了谢谢,然后在大家的掌声中一边挥手一边退入侧幕。然后便听到场内有节奏的拍手声,ASKA开玩笑说过,为了能够让他更容易地出来,请大家配合一下,热烈一点。于是——就在大家最高热情的召唤下,他很“容易”地就回来啦!哈哈哈!回来后他笑着说到下面的安可曲,说是要现场全员运动,并且要做那些动作的时候会感觉很不好意思——

21. YMCA(原唱:西城秀树)
因为老早就知道是这首歌,也知道是一首全场一起high爆的歌,相对日本歌迷来说,这首歌或许听过,但未必熟。为了到时不露怯能跟上节奏,我特地去网上找了西城当年上节目的片段开始训练。一边学还一边嘀咕,他真的会做么?真的会做么?如果真的做了,那得多好玩儿啊!哈哈哈哈……歌曲一开始就是全身运动了,这首歌的动作特别多,当然就算不熟练也没关系,台上不还有俩伴唱领舞呢嘛!但是当唱到那段著名的“素晴らしいY M C A”时,全场不仅大声跟唱,还在他的带领下高举双手组成Y-M-C-A的形状,是啊是啊这就是他说的会不好意思的地方了,虽然ASKA的动作怎么看都够不上标准,但是真的好可爱呀!他的M是扁的,A是圆的……所有人都是又笑又唱又跳,真正的是全场high翻了的节奏!

这首翻唱也算是他对西城秀树的一种怀念吧。我也是查视频时才知道西城去年去世了,在举行葬礼的当天,西城的粉丝们就在场馆外冒雨唱着这首“YMCA”怀念他们的爱豆,送他最后一程。他们俩岁数差不多,因此也算英年早逝吧,挺可惜的。早些年我还买过他的CD呢。ASKA说本来想和西城一块儿合作来着(他称呼西城为ひでき(秀樹),他们关系应该不错吧),结果很遗憾没法实现了,今天就以这种方式也算完成心愿了吧。

22. UNI-VERSE
唉……再舍不得也到这首歌了,就快和他说再见了哟。想到回去又要面对工作、生活中一大堆烦人的事,唉……不过,也没关系,正因为如此才格外珍惜和他的每一次见面。更何况这次分别后,用不了多久我们又会见面的,比如,6月的香港。除此之外,ASKA也告诉我们,秋季的巡回立马就会跟上,而在那之前还有必不可少的新专辑。上次因为嗓子的受伤原定2月发行的新专辑被迫暂停,但是他会努力,在秋天一定补给我们的。这次他学乖了,不再信誓旦旦说具体什么时候,反正就在秋天呗!有期待等待就不无聊。

所有灯光亮起,他和乐队们一个一个拥抱,把他们送入侧幕,然后满身是汗的他挂着毛巾,在台上跑到东又跑到西的和各个方向的歌迷鞠躬致谢,还看到他和一侧一位小歌迷打招呼来着,但明显小朋友的妈妈似乎更开心啊,哈哈哈!这次他这套红西装真是劳苦功高,基本上每一场还没过半就已经湿得差不多了(听说武道馆的时候他感冒了,打了点滴,结果那个药让本来就爱出汗的他加倍狂出汗,结果搞到最后开始出现脱水症状,幸好没出什么事,但可想而知那衣服得湿成什么样。。。。),反复的汗湿+干洗,估计6月巡演完,这件漂亮的红西装也就废了吧。

散场的音乐就是那首最高杰作,这可算是标准版了吧,我一边忙着穿衣服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听,还没听完呢,会场staff就开始赶人了。外面,和新泻一样好多人都排队跟他的海报合影。要把我们几个都拍进去就得找其他歌迷帮忙了,刚巧遇到一位带着两个小朋友的妈妈,我们互相帮对方拍了照,便顺势聊了几句,当她知道我们是专程从中国上海飞过来看演唱会的,她就一直在叫“すごい!すごい!”她告诉我们她是从枥木的邻县群马县过来的,还说她的父亲曾经在中国旅游还是工作什么我忘了,因此他们家对中国还是有一份特别的感情的。这次在会场和我们几个相遇,也算ASKA带来的奇妙的缘分吧。

降温后夜晚的宇都宫真的好冷啊,考虑到大家都饿了,也没力气去找店吃饭,索性就在酒店楼下的麦当当给解决了。我最喜欢日本麦当当的虾堡了,一边大口咬着一边和10说我们白天找诗集和包包引来歌迷的故事,这都是我们在旅途中遇到的有趣奇遇,是一份美好的回忆。

这晚ASKA没有回东京,而是直接拖着行李箱去了仙台,第二天便是仙台的场。有回东京的歌迷在宇都宫车站与他们一群人相遇,因为列车方向相反,因此是在对侧看台,他们说ASKA和他们挥手了,究竟他说的是hello还是say goodbye呢?啊~~~好想和他一起去啊!

他去了仙台,我们也そろそろ该收拾收拾回上海了。第二天,天气不错,从宇都宫城出来,我们去了一家店解决在日本的最后一顿正餐——めんめん中華料理!去吃吃看他昨晚モグモグタイム的饺子。昨天他退场前还嘱咐我们:要吃饺子哦!

 


后记

实在很抱歉居然拖了快3个月才写完这份报告,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拖延症怎么越来越厉害了呢。想着再不弄出来的话,马上就是香港演唱会啦,到时欠的岂不是越来越多?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用文字记录下自己所看的LIVE成为了一种责任或者说是任务,虽然也没有谁真正给我派过这样一份工作。从最开始看别人的报告开始,到后来自己写,每一篇,每一个字都凝聚着那时候的心情,以后再看似乎依然能感受到当时炙热、强烈的情绪。就像是一份档案记录,有时想起某场LIVE上什么事还能有个地方寻找。因为CA,因为ASKA,这些年,也差不多留下了十好几万字的记录了。这是我的财富,也是大家的。T说ASKA唠唠叨叨的毛病是不是传染给我了,码字码得也是越来越罗嗦了,哈哈哈……

那么,下次报告再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