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ASKA通过博客发表对事件的声明)

致大家

我因为觉醒剂被逮捕,在2年前被刑事审判进行了判决。
如今,我会这样想,那个时候的我,“其实并不是我吧。”

因为被无穷无尽的盗听盗摄所困扰,一心一意只想着”不管怎么样一定要追查到犯人“,一个人苦苦的挣扎着。每天晚上不眠不休的扑在网络上,一边忍受着睡魔的侵扰,一边面对看不见的敌人。在这样的过程中,不断消耗自己的精神,结果也对音乐活动造成了伤害。最终,黑暗的大门就这样打开了。那扇门没有上锁,因为一直都能够直接走回来,所以就开始安心的在这边和那边之间来来回回。所谓纯白,一旦混入了一滴其他的颜色,就再也无法回到白色了。即便如此,一边是怀着希望尽可能的去接近白色,而另一边,是已经被染色了的心。拼命的去对这两边进行着区分。好几次都会想,如果连那一滴都不存在就好了。然后,就像上帝最终现身了一般,一切都被大白于光天化日之下。

我今年1月在网络上发表了《700号》这篇博客。但是,由于我这样的行为,我周围的人把我对盗听盗摄犯罪的行为看作是我的问题,对我实施了强制入院,让我不得不过了一段时间与世隔绝的生活。那4个月实在是太过残酷了。我在《700号》这篇博客中,虽然开头也写了一些谢罪的文字,但我对于盗听盗摄犯罪的行为,那些内容似乎是过于激烈了。由于写得过于具体,因此成为了大家怀疑我有精神疾病的原因,我是这样想的。

当时的我,一心只想着要让周围的人相信盗听盗摄的事实。感觉已经被逼到绝境了。周围人看到我这样的情况,对我所采取的行动,应该说也是完全正确的吧。

住院后一段时间,律师相信我并没有患病,通过他的帮助,终于得以出院。但是,由于医疗制度的规定,不能直接释放,而是以自愿入院的形式转院到九州的医院,然后在1个月之后的6月15日,终于可以出院了。

在这段时间,认识了一些新的人,相信自己的律师、医生、熟人等等支持着我,让我能够保持一颗平常心。当我知道了还有人在等待着我,这对我实在是莫大的鼓励。我没有丧失对音乐的热情之火,这实在是拜各位所赐。

我在出院之后,重新获得了已经快要忘却的自由,也开始注视今后即将要降临到我身边的现实。

我所失去的5个月,大概只有我因为精神疾病被送进精神病院这件事情在世间被传播开了吧。我虽然致力于《700号 第2卷》的公开,但我觉得告诉各位我没有生病这件事是最重要的。我也知道随着这样去做,这样的行为也会伴随着危险。突然就开通了这个博客。我已充分预想到可能会充斥对我的批评和谴责,博客是在这样的心理准备下开通的。

在开通后,最大的悬念是,博客可能会被某些人删除。因此我尽量不引人注目的,悄悄的开始了。希望能借助发现了我的博客的人的传播。原来觉得如果1个月能有10万访问的话,就已经很高兴了,但是借助各位的力量,以及意想不到的媒体的力量,居然达到了850万的访问量。如今,回顾这段时间,在大量的访问中,博客没有变得一团糟,完全是因为大家温暖的评论,以及给予我的对未来的动力,从而给这个空间带来了生气。自己心中不断高涨的能量,每天、每天都在得以不断积蓄。从心底里感谢大家。

我从转院到九州之后重获自由,认识了很多新的人。
也因为跟律师谈了很多这段时间的事情,从而获益良多。
比起1月发表博客的时候,对周围的人和事看得更清楚了。

这次的博客,抛弃了对盗听盗摄集团的敌对心理,同时遵从专家对于安全措施的指示,电脑和手机上的异常访问,全部都消失了。只要不妨碍我的音乐工作,对于盗听盗摄集团,我已经无所谓了。

我的这个博客,应该已经可以作为我完全健康的证明了吧。
我还是每个月会去九州的医院,作为出院后的规定,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和医生随意的聊天,让我感觉到这也是缘分的羁绊。医生还给我出主意怎样对应媒体。

最后,虽然在《700号》中也写到了对各位的谢罪,但我一开始就决定,在这个博客的最后一天,要再一次好好的谢罪。首先,通过博客让大家看到我健康的样子,确认我没有生病,在这基础上,再次谢罪。我觉得经过这样的过程,然后再进行谢罪才能让大家感受到我的声音。到今天之前,因为我的浮躁而让各位感到焦虑,实在非常的抱歉。

这个博客,到今天迎来了满月。我觉得写了这个博客真的太好了。对于把一切都托付给我,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我的工作人员们,也表示感谢。

我对于这个博客中,大家严厉的意见、温暖的意见,都一一拜读了。其中,因为我的事件,母亲得了忧郁症的人(makkochinさん)、得了重病由于CHAGE&ASKA得到鼓励而在疗养中的人(じゅんさん、narinariさん)、哥哥跟我犯了同样的过错去世了的人(ミナミさん)、家人离散独自一人的时候在CHAGE&ASKA的鼓励下继续奋斗的人(未来さん)、受到父亲的去世和我被逮捕双重打击的人(アグネスの妹さん),以及许许多多用评论鼓励我的人,还有沉默潜水的大多数人们,我所犯下的错误给各位都带来了深深的伤害。

再一次,非常的对不起。
请允许我深深的谢罪。

与被我伤害的各位之间所产生的裂痕,请允许在我今后的音乐人生中,一个一个,小心翼翼的去修补。

致所有的各位:

我站在歌手这样一个有社会影响力的立场上,却犯下了社会所不允许的过错,对此我深深、深深的反省。
同时,我发誓不会再重复同样的错误。

我一直都得到着很多人的支持。音乐活动完全是因为大家的支持才能够进行到现在。家人也好,伙伴也好(译注:指CHAGE),能够有今天的我,都是因为有大家的存在。非常感谢,同时,也非常的抱歉。

这样的心情,会一直存在我心中深处,一直不变色。一直、一直都不会改变。

我作为一个歌手,想要从心底里面对音乐。
据说觉醒剂犯罪的再犯率很高,我想要作为不再犯的表率,必须通过音乐为社会做出贡献。

有意见说在缓刑期间不应该复出。但是,就和我有同样境遇在缓刑中的人一样,能够发现明天、找到生活的希望,我想要履行自己的天职,那就是孕育出新的歌来。
全看自己如何去加倍的努力吧。

从明天开始,想要铺开自己心中不断膨胀形成的未来的地图,开始着手让自己的声音、音乐到处奔走的准备工作中。

以上请作为正式的声明。
感谢大家读到最后。

ASKA

P.S.
看到很多评论,希望我可以继续写博客。非常感谢大家。
在这段时间,由于要集中进行录音,不能进行频繁的更新,
但是每当有需要报告的事情,有想要对大家说的话,或者是寂寞的时候,我会到这里来。也许有一天,会能够恢复到以前官方的形式,到那个时候,再向大家报告。谢谢。

ASKA

译注:
《700号》是今年1月ASKA在网络上发表的一篇长篇博客,叙述了从第一次接触毒品到最后一步一步深陷其中的整个过程。其中提到他大约在08年左右开始受到盗听盗摄的困扰,不眠不休的和盗听盗摄集团斗争,最后因为这个而开始使用毒品。
这篇博客发表后几个小时,就被不明人物删除。而他的盗听盗摄被认为是毒品后遗症的精神问题,后来被强制关进精神病院。
今年7月18日,他又重新开通了新的博客,说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并且说明这个博客只开一个月。一个月中,他写了很多以前的事情,并且发表了这段时间写的很多散文诗。
今天,是一个月期限的最后一天,他在博客上发表了以上这篇正式声明。

博客原文:ありがとう。(2016-8-17)

译者:thunder
未经译者同意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